孤恋花 > 科幻小说 > 高魔地球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如何才能保持标题的画风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如何才能保持标题的画风

  “吼!”

  声音如炸雷般在空气中骤然爆裂,甚至仅仅只是迸溅出的声波,都在附近荡起无形的波纹与震动。

  丹妮莉丝的嘶吼声贯彻天际,九只狰狞的龙首互相纠缠晃动着,如藻般在半空摇曳,伴随那带着诡异而迫人心神的嘶吼,整个庞大的身躯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不适感。

  就像是病毒,就像是疾病的源头,就像是一切的起始。

  它在感染着这个世界。

  就如一团扭曲的细菌。

  如果是不了解这一切事情真相的人,仅凭一眼看上去,恐怕会在第一时间便将丹妮莉丝定义为入侵地球的狰狞怪物,敌人,邪恶的外星人。

  而这些机器人外表的哨兵,才是人类的防御武器,正义的一方,保卫地球的使者。

  毕竟现在场上俨然一副阻挡外星怪物的激战场面。

  而在颜值上,丹妮莉丝可并不占据多少优势,尤其是针对周围这些非被不可名状之物入侵的生物而言。

  可惜,附近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甚至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无论是普通人类或变种人,都已经是一种非常稀少的生物了。

  旁边的易嚣和二公主等人,都算是外来者,而除了他们,余下的便只有正在源源不断赶来的哨兵。

  远处原本似乎还有两个小虫子,但在爆炸发生之后,易嚣就感觉到他们从原本的位置上瞬间平行出去三四米远的距离然后气息也变得几近于无。

  显然,作为普通人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对抗近距离核爆的冲击力,即使爆炸并没哟真正的蔓延过去,仅仅只是余**及到他们,他们也承受不住。

  因为如果爆炸的范围真的也将他们笼罩进去易嚣早就应该感觉不到俩人的存在了。

  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的状态也很不好,即便不是就快要死了,也差不多是身受重伤,根本撑不了多久。

  哨兵自爆的威力并不是问题,它伤不到易嚣。

  但问题是它们来的太突然,核爆来的很迅速,易嚣根本来不及反应,因为护住旁边根本没有一点自保能力的拖油瓶子洛娜,易嚣消耗了很多时间开启了更高级别的防御魔法。

  也就没有更多地精力去保护远处那两个家伙了。

  现在,易嚣倒是已经有了时间可以去治疗一下它们,但

  “咚!”

  “嘭嘭。”

  天空中不断传来嘈杂的声音,像是有某种巨大的钢铁在天空的彼岸边缘互相碰撞,伴随着滋滋的刮蹭声,以及某种机械和绞盘齿轮转动的声音。

  但是最多的,还是如旱雷般沉重的闷响。

  易嚣听得很清楚,也轻而易举的猜出了这是什么东西,那是更多装着哨兵的铁棺材抵达这里的声音。

  哨兵们被直接抛下来,在重力的惯性下急速下落,然后又在空中被启动,调整飞行的动作和姿态,带着更强大的冲击力,轰然落下。

  更多的支援来了。

  或许哨兵们数量还少的时候,易嚣可以淡定的离开一会,把两个人救起来,顺便开个门把他们扔出去,然后再返。

  毕竟二公主也不弱,虽然她经常出工不出力,但自保的力量还是有,而贞子也完全可以护的住洛娜。

  但现在哨兵军团已经逐渐抵达。

  面对如此数量的哨兵,即使是易嚣,也需要认真下来去面对它们,而不像之前那样轻松和随意

  “轰轰轰!”

  惨烈的战场之中,只余下丹妮莉丝略显疯狂的嘶吼,与哨兵们进化出各种形态攻击时所发出的声音。

  镭射光束在战场之中闪烁着,伴随着火热的火球热浪与冰冷的寒流吐息,每时每刻都有哨兵的双臂变形成各种各异的武器,疯狂而又悍不畏死的向着丹妮莉丝猛扑过来。

  几乎每个哨兵都在不断地改变自己的形态,试图利用丰富的能力库寻找到足以针对丹妮莉丝的能力。

  虽然一时还没有找到所谓克制丹妮莉丝的能力,但诡异而又丰富的各种变种人能力还是给丹妮莉丝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弄得她手忙脚乱也遍体鳞伤。

  “吼!”

  就像是放大了几亿倍的一团巨大真菌。

  狰狞的外表,扭曲的鳞片,以及纠缠在一起的九只脑袋,无论是视觉上看还是精神上看都宛如一个巨大污染源的丹妮莉丝已经彻底发狂。

  因为体积庞大,也因为旁边的雅典娜根本不会被哨兵攻击破防的缘故,哨兵们绝大部分的攻击都落到了丹妮莉丝的头上。

  几乎所有哨兵都将丹妮莉丝列为第一攻击目标,倾尽一切的将所有攻击都扔到丹妮莉丝的身上,只有一小部分的哨兵留下来,在旁边牵制雅典娜。

  寒冷,火焰,毒素,爆炸力,冲击性的能量攻击,还有更具破坏力的镭射光束,无数攻击落到丹妮莉丝身上,在它的皮肤表面撕开一条又一条的裂口与伤痕。

  “你们这群”

  丹妮莉丝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鲜血,痛苦,死亡血肉弥漫住了它的眼睑,也蒙蔽了它的理智,并且彻底引燃了它的愤怒与疯狂。

  “可爱的小家伙。”

  “我要你们”

  “死!”

  即便是陷入最后的疯狂,丹妮莉丝似乎仍然保持着某种精神的分裂状态,它的声音仍然是从九个脑袋中发出来的,尖锐而又嘶哑,扭曲而又平静。

  像是独奏,又像是合演。

  “轰!”

  又是一声巨响,某个哨兵化作流星从天空中猛地坠落下来,狠狠的砸到丹妮莉丝背部的脊椎附近,将它庞大的身躯猛地向下坠去十几米的距离。

  “嘎!”

  伴随着令人倒牙的骨头声响,丹妮莉丝硬生生的再次止住了下落。

  “吼吼吼!”

  痛苦一直在撕裂着它,哨兵的攻击也一直在持续给丹妮莉丝造成伤痕,但这一次,却是直接粉碎了它最后一丝理智。

  九只脑袋四散扬起,接连发出各异的嘶吼,在巨大的痛苦和死亡的威胁面前,丹妮莉丝的主体意志终于在瞬间盖过这些所谓的头颅独立思维,九只脑袋接收到了同一条命令,那就是发起反击,而不是总有那么三两只脑袋出工不出力。

  “砰!”

  下个瞬间,丹妮莉丝便猛地转身挥爪,龙爪在空中以流星之势一闪而过,紧接着便伴随着脆响,某个倒霉的哨兵瞬间被割开了大半个身体,在空中翻滚着砸落到地面。

  “轰!”

  尘土缭绕,哨兵轰然坠地,地面呈现出蛛纹般的龟裂状,也只能看到被哨兵被掩埋了大半个身躯的在陷坑中挣扎着。

  丹妮莉丝的力量仍然很强,虽然被哨兵们接连不断的攻击打的惨兮兮的,但不意味着她就没有了杀伤力。

  并且事实上,暴怒状态的丹妮莉丝反而拥有更强的攻击性和杀伤力。

  因为受伤的野兽更危险这个道理恐怕不仅仅只是猎人,大部分的普通人也都应该清楚。

  “嘭!”

  又是一声巨响。

  丹妮莉丝体积虽然庞大,但却异常的灵活,或者说,密密麻麻的哨兵数量根本不需要它有多快的动作,反正都是一伸手就能够拍下来的。

  “轰!轰轰轰!”

  在哨兵激烈的碰撞和翻滚之间,丹妮莉丝已经挥舞爪牙,一连将数个哨兵或者直接撕成碎片,或者运气好的避开它最锋利的尖爪,但也难免被拍落地面。

  “哗”

  丹妮莉丝的攻击很迅速,哨兵们雨点似得从半空中掉落,如同密集的轰炸攻击般,在地面发出一阵阵的爆裂巨响,并且掀起一团团的烟尘。

  虽然看似声势浩大但效果却很一般。

  因为除非是被丹妮莉丝直接一击撕成了好几片,损坏了核心,并且恰好没有什么过强的自愈力量,这样的哨兵才会静静躺在地面,似乎已经失去了动力,彻底死亡。

  但大部分的哨兵并非如此。

  它们要么就是躲开了致命的攻击,根本没有直接失去战斗力,要么就是有着某种特殊的自愈能力,在表面一阵如流水般的晃动之下,它的裂口开始重新痊愈,裸露的线路和各种复杂芯片,也重新被金属外壳所包住。

  换句话说,它的自我修复力并不仅仅只是将外壳重新复原,内部的线路或者控制芯片出现了损坏,它同样也可以进行自愈。

  “砰!”

  杀红了眼的丹妮莉丝却不管这一切。

  尾巴猛地一甩,距离它后方的一片哨兵便瞬间被抽飞,要么直接倒飞去,撞翻了一连数个在后面试图补充过来的哨兵。

  要么就是同样被丹妮莉丝一尾巴甩到地面。

  只有一个最倒霉的家伙,它牢牢的被丹妮莉丝的尾巴顶住身前丹妮莉丝似乎准备直接贯穿它,然后彻底摧毁掉它。

  丹妮莉丝有九个脑袋,但却只有一个尾巴。

  它的龙尾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只不过是表面带着剧毒蜘蛛般的五彩斑斓还能够在阳光下闪烁出斑斑点点的光芒。

  形态上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锥形的龙尾在尖端的位置上格外的锋利,并且看上去十分坚硬,显然也是一种凶悍的攻击方式。

  而现在,丹妮莉丝就试图用她的龙尾,直接贯穿这个倒霉的哨兵。

  “咯吱,咯吱。”

  不同于很多生物无法自主控制的尾巴,丹妮莉丝的尾巴显然全权受到它的控制,只见丹妮莉丝猛地发力,仿佛整个锥形的尾巴都膨胀了一圈似得,一股巨力瞬间传来,在光芒下折射出斑斓的光泽然后瞬间抵着哨兵向地面坠去。

  “嘎嘎”

  哨兵的反应的速度几乎没有停顿,它瞬间便试图加速飞行,借力直接远离。

  但丹妮莉丝的尾巴尖端似乎传来某种无形的吸引力,空气中四面八方传递过来,挤压着这架哨兵,将它牢牢地固定在丹妮莉丝的尾巴上,或者说被庞大的压力按在上面。

  “嘎!”

  它胸前的金属在丹妮莉丝尾巴和附近巨大的压力下,开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意识到自己无法那么简单的脱身,并且金属外壳即将被彻底打碎,这架哨兵立刻开启了第二种应对方案。

  那就是进化和变形。

  这几乎是烙印在每一个哨兵数据库深处的设定,当面对无法对抗的敌人时,就不断用各种能力做出试探,或者复制对方的能力,然后逐渐进化到比对方更强大。

  前一种方式成功率很高,但终究不是完全的,至于后一种方式有的时候哨兵的进化很快。

  因为或许那种变种人能力并不适合生物去进化适应,但在哨兵身上,进化却很快,也让哨兵拥有了反杀的能力。

  但大部分时候,如果基因库中储存的大量变种人能力都无法对抗对方,需要当场复制然后进行反超,那么这个变种人的力量显然远超一般的变种人。

  大多数时候,都会以对方成功逃跑作为最后的结局。

  哨兵很强,可以吸纳变种人的能力进行复制,但它并不是无敌的,仍然有少量变种人可以逃脱出去。

  否则的话,x教授他们早就死了。

  而现在,这架哨兵就开始飞快的变形进化,试图找到某种力量,可以对抗身前传来的巨大的压力,避免自己被贯穿的结局。

  “轰!”

  下个瞬间,哨兵没有丝毫停留,在半空中便猛然冒出火焰,它的周身都被火焰包围,俨然已经化作了一个火焰巨人。

  “嘎吱,嘎吱。”

  但是身前的金属仍然不堪重负,甚至在高温的灼烧下变得更加脆弱。

  “哗。”

  紧接着一个眨眼,这架哨兵身上的火焰就开始熄灭,取而代之的是结晶的声音,层层冰霜凝结在它的表面,半秒钟之内,火焰就已经彻底消失,然后大片大片的冰霜覆盖在它的身体表面,甚至它整个金属外壳,都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冰冻晶体。

  “咔!咔咔咔!”

  但这仍然无法阻止丹妮莉丝尾巴上的力量,甚至因为哨兵冻结自身,冰块的脆弱性质让它的身前一瞬间便出现道道裂纹。

  哨兵意识到不好,然后开始重新变形火焰,寒冰,金属,黏土,甚至是雷,尖刺,能量防护罩。

  不知道它到底吸收了多少种变种人的能力,但短短的半分钟内,它已经前后切换了不下数十种各异的能力。

  只是这都无法阻止丹妮莉丝的尾巴贯穿它的胸膛。

  “砰!”

  因为下个瞬间,伴随着某种轻微的脆响,丹妮莉丝尾巴的尖端已经在无声无息之间彻底没入了这架哨兵的胸膛。

  从它的背后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