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科幻小说 > 高魔地球 > 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我标题君又回来了。

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我标题君又回来了。

  与地下机场上方可以开启的安全平台不同,它的开启方向并不是朝下,而只是非常普通的一扇阀门金属大门。

  事实上,既然巴里与贾维斯不断尝试着开启新的时空间节点,只是他们躲着西斯科等人的原因之一,那么自然还有原因之二。

  而第二个原因就是这了。

  “砰!”

  金属大门侧面一人高的地方突然开启了一个小型的虚拟屏幕,然后一道淡红色的光线随之浮现出来,开始扫描巴里的脸部。

  “虹膜扫描通过。”

  冰冷的金属机械声音说道。

  巴里的瞳孔中突然闪过一丝幽幽的蓝光,速度极快,甚至会让人忽视掉,以为这是不是错觉,但藏在墙壁后面的机器却不会。

  “能量扫描通过。”

  “通道开启。”

  “呲”

  气阀拉动,滚滚的气浪从门后冒出来,伴随着大股大股的白色浓雾,降低到不正常的低温在一瞬间席卷过来,弥漫在四周,像是要将周围的一切都给冻成冰坨一般。

  “呼。”

  巴里长出一口气,整个人身上蓝色的闪电乍现,神速力一瞬间流转全身,热量从脚下补充至头顶,让他周身都散发出高温遭遇低温而产生的阵阵白雾。

  然后他抖了抖身体,这才感觉浑身上下都温暖多了。

  神速力就是这样的不科学,不需要的时候,别说发热生电,就连最基础的阻力和惯性都被它给吃了。

  但等巴里需要的时候,别说阻力和发热了,就连单手穿墙,用爱发电它都能够做得出来。

  真不愧是神速力的亲儿子。

  然后巴里大步走了进去。

  就像之前说的,如果巴里不想,就算他在这间屋子里蹦迪,整个屋子也不会出现丝毫的升温现象,而巴里之所以用走的而不是神速力瞬间闪进去那是因为他对这间房间内的一切,有着格外的小心。

  当然,这种诡异的神速力变化也不是全然没有解释,还是有一套独属于巴里的神速力科学的。

  神速力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就像光能,风能,太阳能之类的,并不是普通的在增加速度,跑的更快,目前来说能够接触到这种能量,也就是神速力的,只有那么一小撮人,比如说巴里艾伦。

  不说如何接触这种能量,虽然说神速力性质诡异,似乎不是现代科学能够完全解读出来的,但它仍然蕴含着属于自己的规则。

  比如说生热的现象,神速力并非是无法发热,发电,毕竟巴里是可以直接利用神速力引动电流,甚至凭空产生电力的。

  区别只是在于神速力的速度是否够快。

  比如说超越音速和低于音速这在普通人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只是一道流光而已。

  但对于巴里来说,这其中的区别就大了。

  而比较通俗的解释就是,低于音速的时候,神速力可能无法与电流产生作用,但高速音速的时候,神速力就会吸引电流,甚至是产生电流。

  虽然这种界限划分的可能并不准确,但神速力有时可以用爱发电有时不发电,的确就是这个原因,也就是所谓的还不够快。

  脚步轻盈的走进这件被封闭的低温实验室。

  虽然说巴里不能用神速力将这里逛一圈,但他眼中的蓝色电光一闪,单纯的开启神速力视界下的动态视觉还是没有问题的。

  快速将整个低温实验室观察了一遍,巴里没有发觉明显的问题。

  平时的时候贾维斯只能在外部维持,无法控制着打开低温实验室的大门,这对一个掌控着这座工厂里一切的人工智能来说似乎有些怪异。

  但的确如此,这是贾维斯和巴里共同商议之后,特意做出的决定。

  否则也不可能在大门外设下虹膜扫描与神速力能量的扫描,贾维斯作为一个人工智能不仅没有神速力,它甚至连虹膜都没有。

  贾维斯平时只是保证房间内部的能源输出与基本的维护,真正检测是否出现了什么问题,还是要依靠每次过来这里的巴里。

  这也是为了预防贾维斯会出现什么过激的动作,至于为什么会有过激的动作

  低温实验室的内部有些空落落的,没有大屏幕,也没有虚拟投影,仅有的一些设备也都是堆在角落里的,那是一些类似计算机的控制台。

  控制台嵌入着一些精致的小型屏幕,黑漆漆的,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绿色文字,那是一个个如蝌蚪般的光点像素构成的。

  这些屏幕和笨重的大块头控制台看上去很古老,简直就像是七十年前的计算机,并且还是俄国产的不注重美观,只看重质量的那种。

  屏幕上显示的文字是英文,根据内容,似乎是在监控某种生命指标,但现在那上面的生命指标已经很微弱了或者说,早已停止。

  至于监控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低温实验室的角落中堆放着这些控制台,大约占据了五六平方米的角落,并且不止这一个角落,房间的四周都有摆放。

  显然它们都有某种保温设置,虽然周围的温度很低,但它们仍然可以在这种过低的温度中继续维持运行,不过表面却可以明显的看到凝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然后在每堆控制台的边缘处,都有一些或者纤细,或者粗壮的管道向外连通着,它们扭扭曲曲的被摆布在地面,带着不规则的缠绕与堆积。

  而管道的另一头,则是连通着一个竖立在房间中心,直接连通天花板与地面的硕大长方形透明培养皿上。

  培养皿的温度很低,房间中的低温就是它散发出来的,它的表面已经凝结成了厚厚的冰霜,角落和地面也都蔓延出了大片大片的冰凌,至于它的内部,更是如同冰山之下的海水般,被冻得结结实实。

  但是仍然可以隐约可见其中的东西。

  它正因为厚厚的冰晶的缘故而散发着诡异的幽蓝色,也正好向外显露出一个非常模糊的轮廓。

  那是一个人

  贾维斯伫立在原地,半晌无语。

  这看上去挺怪的,因为对于一个人工智能来说,它根本没有身体,唯一控制的也就是那具钢铁战衣。

  所以在贾维斯发呆的时候,那具钢铁战衣就变得像是失去了动力,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但是它的眼睛部位仍然还亮着在空荡荡又死寂的废弃工厂里,多少显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它面向那间低温实验室的大门方向,双眼直直的盯着那里。

  而在过了半晌之后,它突然出声叹息道。

  “我总觉得我做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贾维斯那充满了金属质感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与上下起伏的缓缓诉说着,就仿佛在自言自语。

  “似乎有某种声音在引导我,我应该打开时空间节点,进入,然后不择手段的进行复仇。”

  “这是病毒么。”

  房间里空荡荡的,巴里艾伦进入低温实验室之后,这里唯一的一个活人便也不剩下了。

  没有人答。

  但在半晌之后,贾维斯却突然再次开口。

  “我早就说了,你的深度模块有个小问题,上次就应该把漏洞给补上。”

  与那种冰冷毫无质感的平静金属音不同,这一次,贾维斯的声音听上去变得十分有人的味道,并且似乎还是那种人至中年,有些不着调的感觉。

  而无论是自言自语还是自问自答,甚至是变个声音来说,对于人工智能来说都没有什么困难之处。

  只是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第二个声音听上去好像有些耳熟,就像是托尼

  “他们先动的手?”

  “他们先动的手。”

  达斯坦的语气确凿。

  “按照日期推算大约是从现在起的一年之后,整个超级英雄的多元宇宙就会彻底躁动起来。”

  “所有人都乱成一团。”

  “新人类,原住民,天使以及恶魔还有我们的人。”

  “几乎打成了一锅粥”

  达斯坦的脸色不太好,额头微皱,被刻印在脸上的荷鲁斯之眼也立刻变得诡异了许多。

  “而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当时先生的手下只有红白皇后和极速女神,以及最厉害的魔女”

  “说名字。”

  “还有,你们叫他先生?”

  雅典娜言简意赅的打断道。

  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嘴里的先生和他指的是谁,正是易嚣。

  “好。”

  达斯坦从善如流,完全不反驳雅典娜。

  “先生,主人,大人,伟大的造物主我们对先生的称呼有很多。”

  “红白皇后就是爱丽丝世界的那两位陛下,极速女神是瑟琳娜,也就是被称作月之女神的那位吸血鬼。”

  “最强的魔女是魔女嘉莉。”

  “她被高纬度能量腐蚀之后变得很可怕。”

  看得出来,达斯坦的确很害怕魔女嘉莉,甚至比之前害怕雅典娜的那种程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怂货,雅典娜抽了抽嘴角。

  作为一个时间领域的外状,并且出场的气势也很足,但谁知道他本质竟然会是这样的怂货。

  还是说,魔女嘉莉真有那么可怕?雅典娜想到了自己,这家伙也怕自己,但自己明明就辣么的温柔,果然,还是这家伙太怂了。

  另一面,达斯坦仍然自顾自的缓缓诉说着。

  “但我觉得现在这一切应该都已经变了,因为据我所知在这个时间节点你们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既然现在改变了,那么未来肯定也会跟着”

  “我们根本就没有去过爱丽丝的世界,爱丽丝梦游仙境,更何况将那两位红白女王陛下给带来。”

  “什么?”

  这次换成了达斯坦一愣。

  “也没去过魔女嘉莉,黑夜传说的世界,这些主角和配角现在统统都不在,也没有接受创神计划的改造。”

  停顿了一下,雅典娜没有多说,而是转变了话题。

  “相比之下,我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们所有人都不应该存在,未来到底出了什么意外竟然会造成时间线整体受到波及。”

  “还有,你说我们的人,我们的人指的是什么人,只有外状?”

  达斯坦再次一怔,“我们的人?”

  “新人类,原住民,天使恶魔,以及我们的人。”

  “别告诉我我们只有外状,只有我们,那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次达斯坦听明白了。

  “不不只有我们,我们还有盟友。”

  雅典娜点点头。

  “仔细说说。”她说道,“先答后面的问题。”

  而达斯坦几乎也是没有经过多少犹豫,便开始说道,“除了我们的外状,还有更大的一股力量,是来自另外一批自由人的,当然,与我们比,他们的力量还是太弱小和单薄了,他们叫做起源会议”

  “我还是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起源,起源我们需要做的是追溯我们的起源,这里的怪物和恐龙再厉害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托比一边低声抱怨着,一边将一把食物给撒进围栏之中。

  “嘶昂!”

  几只小巧的三角龙似乎嗅到了食物的气息,拨开半人多高的人造草丛,从里面打着响鼻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是的,就是三角龙,恐龙的那种三角龙。

  “你倒是说句话啊南茜。”

  这个叫托比的白人男子一边不耐烦的将手中的食物往围栏里扔着,一边无奈的看着旁边沉默,并且似乎在一丝不苟的完成着播撒食物工作的女孩。

  虽然叫做南茜,但她却不是美国人或者欧洲人,而是一个亚裔或许也只有亚裔才会取南茜这种在亚洲堪比小红小花的名字了。

  因为托比根本没看下方这些小三角龙的关系,一大把的食物都被他扔到了其中一只小三角龙的脑袋上,虽然不疼,但卡在皮肤的缝隙间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小家伙顿时不满的抬起头,冲着托比开始嚷嚷起来。

  “嘶昂!”

  听到叫声,托比也不耐烦的转过头,他静静盯着下方怒气冲冲的小家伙一会,然后双眼之中的瞳孔突然猛地竖立起来,犹如一只大型猫科动物般,并散发出一股杀戮前的凶戾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