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科幻小说 > 高魔地球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史坦尼斯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史坦尼斯

  【本书首发网站YUNLAIGE,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布拉佛斯的总是充满了忙碌,无处不在的压迫耀武扬威的宣示着奴隶制的主权,虽然这是一个自由的城邦,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奴隶制上的。∽↗

  很多人认为布拉佛斯不存在奴隶,那是因为他们甚至不将少数作为奴隶的人算成人。

  这里比君临更加古老,更加繁华,也更加庞大,无处不在的林立商铺,各个家族各个势力的公馆,以及一些隐藏无数年的古老组织。

  这里比二战时期的伦敦更加神秘,更加富有魅力,当然前提是你要接受地中海文化的风格,比如这几天温妮就不是很顺心,因为她讨厌炎热。

  易嚣将她留在旅店中,金灿灿的东西无论是金加隆还是魔法金币,都会晃吓人的眼睛蒙蔽人的心灵,他们送上最好的服务和最好的食物,还有在厄索斯非常稀有的冰块。

  虽然易嚣的魔法可以很好地保持温度,但就像清理一新永远不如洗澡一样,并不能让人从心灵上得到接受,而温妮又不愿意回到梦幻岛。

  里世界乱流就像是一把断头斧,使得俩人小心翼翼的不能轻易分开,免得被困在两地,时间是最无情的存在。

  易嚣这几天一直在寻找货源,人口的货源,他需要大量的人体作为材料,有些时候还需要很多动物的,他当然不能自己亲自动手,不过布拉佛斯的奴隶主的确没有弥林那里多。

  他还需要抽空去奥兹国一趟,不知道那里时隔近百年,已经破败成什么样子了。还好只需要随意的找到一扇门。插上钥匙扭开就好。

  但就在易嚣在布拉佛斯一无所获准备前往弥林时。一封来自史坦尼斯的邀请函送到了他的手上,镶着金边,看起来一丝不苟,就像史坦尼斯本人一样。

  “国王公馆,下午三时。。史坦尼斯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国王了哈?”温妮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看着那封邀请函,就像是找到什么有趣的玩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易嚣在一旁的桌子上整理着魔法材料,上面堆满了书籍和动物的残骸。还有一些不明的液体以及造型可疑的机械,“他的确是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

  “是么。”温妮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易嚣,“我也这么觉着。”不过随即她又趴到床上晃荡着双腿说道,“不管是乔佛里还是温泰,都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而且史坦尼斯还是劳勃的弟弟,拜拉席恩家族的人,也算是正统。”

  “他可不是正统。”易嚣在一旁笑着接了一句。

  “不是你说的么。”温妮十分不满的在床上滚了一圈,“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

  “继承人不代表就是正统。”易嚣摇了摇头,“不然在厄索斯遥远东南方的丹妮莉丝怎么算。拜拉席恩的王国也是抢来的,铁王座从来没有正统。就像是战争从来不分对错,只有赢家和输家。”

  温妮晃着小脑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认为史坦尼斯是赢家还是输家?”她又问道。

  “我不知道。”易嚣耸耸肩,“故事还没有结束,不过随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匆匆到来,已经注定了这场游戏,不会有任何赢家。。”

  他轻轻擦拭着一把造型奇怪的钥匙,慢慢的说道,“。。再也不会有了。”

  “你确定将请帖送到了那个巫师的手中了?”史坦尼斯靠在长长的高背椅上,坐在长桌的正中间位置,将手中抿了一口的酒杯放了下去。

  “如果。。布拉佛斯没有另外一个来自君临的巫师,那么我确定我没有送错人。”少了一大堆手指的戴佛斯带着手套站在史坦尼斯的旁边,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你的幽默还是那么不敢令人恭维。”史坦尼斯轻声说道,他看了一眼墙边的计时器,语气变得有些不满,“不过既然请帖已经送到了,那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告诉我他要来,这是打算不遵守时间么,真是一个令人不喜欢的巫师。”

  史坦尼斯的话音刚落下没多久,墙角的计时器就慢慢摆到了三点钟的刻度,但也就在同一时刻,史坦尼斯的前方空气中突然发出一阵扭曲,瞬间出现一小块黑色的雾气,犹如凭空而立的影子一般,接着易嚣和温妮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啪!”黑影消失,发出一声脆响,易嚣整了整身上的巫师袍轻松的对俩人笑道,“看来我并没有来晚,喔。。竟然是史坦尼斯阁下,你亲自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北境呢。”

  被易嚣移形换影的魔法登场方式吓了一跳的史坦尼斯很快回过神,压下心中的惊讶,拿出国王的风度笑道,“这就是自己有一支舰队的好处,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为了会见阁下这样的巫师,北境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这就是一个优秀国王的潜力素质,无论什么时候史坦尼斯都不忘展现自己的实力,增加自己的筹码,但熟知冰与火世界的易嚣并不会被迷惑。

  “是么。。”易嚣笑了笑,随意的和温妮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我还以为你的舰队都在君临的城下被烧成灰了呢,还是说你打算告诉我你用在北境刚刚俘获的野人和守夜人构建一支新的舰队,没有船的舰队可不叫做舰队。”

  史坦尼斯这次笑了笑,没有急着回答,“你知道的事情不少么,伊洛夫阁下。”

  “巫师总会知道很多事情,通过各种奇怪的方式。”易嚣耸耸肩,算是做出了回答。

  “那你还会什么?”史坦尼斯将身体靠前,声音中充满了诱惑和希冀。

  易嚣摇了摇头,在桌子上的水果中挑挑拣拣,气氛一下子冷了下去,戴佛斯想要说什么但是被史坦尼斯阻止了。

  “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过了一会,易嚣才突然反问道。

  “坐在你面前的是全境的守护者,七国唯一的国王,你说为什么问你这个问题,而且我觉得你有必要称他为陛下。”戴佛斯早就忍不住了,得到史坦尼斯的示意后立刻语速不停的说道。

  易嚣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他拉下嘴角,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那么坐在这位国王面前的是你们世界最强大的巫师,起码目前是,所以你们又打算怎么做?”

  “我。。是唯一的国王。”史坦尼斯脸上的笑容不变,一字一顿的说道,但一旁戴佛斯的右手已经放到了剑柄上,“而巫师。。并不只有你一个。”

  实力一直是谈判最重要的条件,史坦尼斯很需要人手来帮助他赢取铁王座,而面前这名巫师,显然不是可以轻易搞定的角色,史坦尼斯并与介意用其他的方式来收服他。

  “那又如何?”易嚣淡笑着反问道,随着这句话说出口,噌!的一声,戴佛斯的长剑抽出,横在了史坦尼斯的脖子上,“只是个国王罢了。”看着史坦尼斯惊讶不解的目光,易嚣淡淡说出了这最后一句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