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都市言情 > 文骚 > 第972章 红凤凰

第972章 红凤凰

  六月的天就像小孩的脸,喜怒无常,刚刚还月朗星稀,突然就阴云密布,当封寒换好衣服,外面已经开始打雷打闪了,库咔嚓拉咔。

  他又开始胡思乱想,要不男孩叫封雷,女孩就叫封闪,这名字多霹雳啊!

  怀着无比紧张而忐忑的心情走进了产房,他几乎是闭着眼睛走进去的,不敢看。

  然后医生老太太笑着道,“来啦,给你剪刀。”

  “啊?”

  “生了啦,女儿,剪彩吧侯爷。”

  护士们做出鼓掌的样子,然后封寒看到一个又红又青,皱皱巴巴的小婴儿。

  “这,这就生啦!”

  封寒大喜过望,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剪刀放在连接母女的那条纽带上,迟迟不敢下手,“这剪下去会不会疼啊?”

  曾乐心脸上全是汗珠,明显受了不少苦,她现在也说不出什么话了,只是一个眼神瞪过去。

  封寒立即收到,“明白了,咔咔就是干!”

  剪彩成功!

  护士们开始收拾那个小丫头片子,称重、按脚印啥的,这丫头分量不轻,七斤九两,比当年的封寒还重,是个胖丫头。

  封寒则握着曾乐心的手,安慰起自己的老婆,“心心,辛苦你了,今天你太棒了!”

  曾乐心气匀了些,“我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以后想要儿子让那几个生吧。”

  顺产的好处就是产妇恢复的快,也不需要等麻醉药效消失,直接就推出了产房,回到了单人贵宾病房。

  被推进来的时候,窗户外面又是一个大霹雳,正对窗户的曾乐心惊叹,“哇,好漂亮!”

  “什么啊?”封寒回头,那个大闪电还没结束,形似凤凰,确实壮美极了,在封寒看到后,又在空中停留了一秒钟,这才消逝。

  看到这一幕,封寒不禁想,莫非自己女儿不一般!?

  感觉有点天降异象的意思啊!

  这时护士抱着六月进来了,放在她妈妈身边然后问封寒,“孩子叫什么名字啊?”

  见封寒有些发呆,曾乐心喊了他一声,“老公~”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暴露夫妻关系,不过这里的医生护士值得信任,上头下了死命令,谁敢把封寒和曾乐心的关系泄露出去,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小护士见到封寒的时候也奇怪,这个三十多岁的高龄的产妇竟然是鹿鼎侯的妻子!

  封寒回过头,原本他已经想好了名字,不过刚刚的闪电给他灵光一闪,他决定临时换一个。

  “名字啊,”封寒走过去,拿起笔,“就叫这个。”

  曾乐心见了,疑惑道,“以前不是这个啊?”

  “临时改的,老婆你觉得怎么样?”

  “有点拗口吧,”曾乐心道,“而且跟妈撞名了啊。”

  护士小姐姐念了一遍,“封逢凤,呀,好难念啊!”

  曾乐心倒是明白封寒为什么这么改,刚刚那条闪电像极了凤凰,不就是逢凤嘛。

  “老婆说的对,差点忘了跟她奶撞名了,那就叫封逢凰。”封寒纠正道。

  小护士又念了一遍,“封逢凰,哎呀,这个更难念了!”

  小护士像是南方人,还带着点口音,读这种名字太为难她了,有点像那个红凤凰粉凤凰的绕口令。

  小护士的口音把封寒跟曾乐心逗乐了,曾乐心笑道,“女儿叫这个名字,以后咱们自己也遭罪啊。”

  “那有什么遭罪的,咱们叫小名啊,”封寒美滋滋道,“我想过了,女儿叫这个名字,以后上学有好处的。”

  “有什么好处?”小护士和曾乐心齐声发问。

  “你看啊,六月的大名这么拗口,那么老师在提问题的时候,是不是会尽量绕开她呢,这样是不是可以避免被老师点到呢,”封寒振振有词道,“我小时候最羡慕那些名字里有生僻字,或者名字比较拗口的同学了,我都恨不得从我那首歌《生僻字》里给六月挑名字了呢。”

  想到生僻字里那些字不仅难读,而且难写,如果女儿将来被罚抄写名字一百遍,那就太可怜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封六月的大名就定作“封逢凰”了。

  接下来封寒看看女儿,又看看曾乐心,“她是不是该吃奶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曾乐心羞答答地看了封寒一眼,“不用你帮忙,你跟妈他们说一声吧,他们在酒店肯定惦记着。”

  “这个时候估计都睡了,我还是发条短信吧。”封寒守着喂奶的妻女,给老妈、小舅、小舞姐等人发短信,通告曾乐心已经安然卸货,女儿七斤九两,非常健康,为本院六月出生婴儿体重冠军,大名封逢凰,他让大家不用担心,明早再来即可。

  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不过大家睡的都轻,都在等产房传喜讯。

  所以封寒的短信一下子惊醒了不少人,尤其鹿幼溪、苏嬛、米璃、韩舞四人住在同一个大套间里。

  “生了,生了!”韩舞首先道。

  “哇,是个胖闺女!”鹿幼溪第二个叫了起来。

  苏嬛:“这个名字是什么鬼啊?”

  米璃:“就是有点拗口,其实还好吧。”

  韩舞已经开始穿衣服了,“你们先睡吧,我要看看我大侄女!”

  鹿幼溪:“还好意思说大侄女,表脸,等等我!”

  最后四个姨娘都去了,不过只看了小六月一眼就被封寒哄走了。

  临走前鹿幼溪提醒,“你发嘤嘤了吗?”

  这个提醒太及时了,封寒拍了一掌自己单手握住小脚丫的照片,发到嘤嘤上,“小女六月,这厢有礼。”

  然后鹿幼溪和苏嬛全都转发,并评论“太可爱了,妈妈们爱你!”

  两人同时转发,也算是一种态度,一种孩子不是自己生的态度。

  其实这点就算她们不说,看她们俩这段时间出席的宣传活动也知道,所以,孩子的妈妈肯定另有其人,应该就是封寒那个神秘的第三个妻子了。

  然而当媒体想要深挖这个位鹿鼎侯生下第一个孩子的女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却阻力重重,没有任何一家医院宣称对此次生孩子事件负责。

  邪了门儿了!

  ps:真是太讨厌了,不能本章说,不能发书评,也不知道你们会怎么夸老佛起名的艺术~

  文骚

  /txt/8065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