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其他类型 > 无生梦之步步生怜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怒火烧心 误会难解

第一百四十五章 怒火烧心 误会难解

  钦伏宸立在窗边,遥望着远处天虚殿那处伸入云中的白莲石台,扶着窗棱的指尖深深扣进了紧致的木纹之中。 x23us.com更新最快他没有想到,在这之前一日能来他门前闹上三回的玄梦昔,如今竟然开始有意地与他避而不见了。

  那日在陌岩洞口,他早深入了熙黠所布下的结界之中,从缝隙之中隐隐听见洞中所传来的玄梦昔与熙黠之间的对话,钦伏宸彻底震惊了。他有想过玄梦昔在对于与熙黠的关系这层之上对他有过欺瞒和谎言,但他的心底却还是对玄梦昔寄予着期望。他总觉得与玄梦昔之间还是有情的,即便玄梦昔的心很大同时装着他与熙黠,但是在她的心里总还是有着他的一席之地。为了在她心中的那一点点位置,钦伏宸宁愿放下一个神族帝子的骄傲与尊严,最终追随着她的踪迹来到了这里。

  原本追踪到这陌岩洞之时,钦伏宸心中已然是非常的震惊。一直以来,熙黠在他心中都是一个结,是玄梦昔扎在他心底的一根刺。然则他从没想到,原来玄梦昔接近他并选择留在他身边,竟是为了护元珠和他身上的嫡神之血!当时钦伏宸整个人彻底被无边的愤怒给填满了,气息不受自控地朝四处窜散,顿时将熙黠设下的结界彻底给爆开了。

  手中的护元神珠将那幽暗的通道照亮,疾步在狭窄的通道之中往前走去,钦伏宸心底甚至萌生出了要手刃了洞中那二人的冲动。涌动的气血在他的胸中不停地上下翻搅,让钦伏宸觉得胸口一阵接着一阵的剧痛,喉间一热,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腥红的热血滴落在手中的护元珠上,居然如同疯狂生长的藤蔓一般迅速地蔓延开来,在护元珠的表面形成一片紧紧附着的血丝细网。接着那些纤细的血丝慢慢渗入护元神珠之中,在原本通体透亮的神珠中间凝聚形成一点如朱砂般的红心。

  钦伏宸忽然感觉到护元珠中一股神奇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向体内涌入,他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胸口的痛感也顿时消失不见。那护元珠虽然还是在他的掌心之中,但是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它不再是一个独立在钦伏宸身体之外的物件,而是与他连为了一体。他已经能够仅仅通过自己的意念便操控和引动护元珠中的那股强大的力量。

  护元珠竟是认主了?

  看来方才熙黠在洞中同玄梦昔所言不虚,这护元珠须得要纯正的嫡神之血方能解开封印。但嫡神之血只是条件之一,要完全解开护元珠的封印必须得乾坤鼎出世才行。

  如今护元珠在沾染钦伏宸的鲜血之后便解封认主了,这意味着什么?显然魔族的洪荒宝物乾坤鼎早已解封出世并且就在这附近了!

  钦伏宸能想到的便是如今身在陌岩洞中的熙黠,莫非乾坤鼎就在熙黠的身上?

  这忽然发生的一切让方才被愤怒填满的钦伏宸陡然冷静下来,此事事关重大,牵扯到了洪荒宝物的解封和出世,他断然不能在此时被感情左右,更不能被无边的怒火冲昏了头失去应有的理智。

  钦伏宸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步子也稳了下来,缓缓通过了幽窄的通道进入了陌岩洞中。然令钦伏宸意外的是洞中并不见熙黠,只有玄梦昔倒在那汪碧水旁边。

  钦伏宸本以为从他在结界裂缝之中听到玄梦昔与熙黠的那番谈话开始,他与玄梦昔之间已经彻底完了,他心中对玄梦昔也没有了丝毫的留恋。但是此时看到倒在那汪碧水池边的她,钦伏宸原本坚硬的心却竟是又开始柔软起来,不由自主的向她走近,毫不犹豫地将她搂入怀中。

  无论玄梦昔怀着怎样的目的而来,无论她如何对他,他终究对她狠不下心来。虽然抱起她时,钦伏宸的心又被狠狠地扎下了一刀绞痛难忍,但是他却不愿意放下她。

  玄梦昔在假装昏倒。是的,钦伏宸在抱起她的那一刻已经察觉到了。她这么做或许只是为了博得同情并转移他的注意力,从而为熙黠制造逃脱的机会吧?钦伏宸看着倚靠在他胸口的那张熟悉的脸,只觉得胸中悲凉且心痛。

  他已无心去追究熙黠究竟是已经逃出抑或是藏身在洞中何处,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

  抱着玄梦昔走出陌岩洞中,钦伏宸在思度着回去如何同众人交代。今日魔族渗入神界圣地,势必是要掀起轩然大波的。想必此时三脉神族帝君已经得信后齐聚曲云峰上了。

  钦伏宸不想拆穿玄梦昔,即便他心中那么痛,即便他知道她心怀叵测地装作昏倒想要继续潜伏在他身边,他仍旧还是舍不得放手。暗中引动护元珠中力量,钦伏宸对玄梦昔施加了一个不伤元气的噬魂咒法,她眉头微蹙终于真正地在他的怀中昏睡了过去。

  这些日子,钦伏宸一直对玄梦昔冷面相待并且避而不见,只是心中依旧痛着。这些伤痛是洪荒宝物护元珠无法治愈的,故而他对外宣称闭门养伤并非虚言,只是并非外界所传言的与魔君熙黠交手而受的内伤。

  这些独自禁闭的日子他时常在想,玄梦昔既是怀着这些目的而来,为何从前有着那么多的机会,她却并不下手?

  护元珠明明是玄梦昔寻到手的,她既是为了护元珠而来,为何还要将这护元珠交给他并一直催促他还珠青虬?她不主动交出来,钦伏宸根本不会晓得她已经得到了护元珠啊!

  钦伏宸想到玄梦昔两次咬他之事,难道她是为了得到嫡神之血来解封护元珠?可在陌岩洞中熙黠告知她之前,她明明是不知道解封护元珠是需要嫡神之血的。说她如今是为嫡神之血而留在他身边他相信,可之前玄梦昔的所作所为皆是无法合理的解释并让人理解。

  而且钦伏宸意外的是他一直心中介怀着的那个熙黠竟然是魔族的新晋魔君!玄梦昔与熙黠曾经……那么她岂不是堂堂的魔君夫人?!他既然爱上了一个魔族的女子,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有夫之妇。钦伏宸不禁有些耻笑自己。

  钦伏宸的心中很是纠结,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玄梦昔。明明知道她是这么一个心怀叵测的女子,偏偏他就这么放弃一切原则和尊严地死心踏地爱着她。有时候钦伏宸也觉得自己很贱,于是时不时地借酒浇愁,想要麻痹自己忘掉那些个不愉快。

  至于雪兰的出现,当真是个意外。钦伏宸并未想到那日飞灵上神请他去曲云大殿,他居然见到雪兰。

  对于雪兰,钦伏宸总是有些莫名的感觉。他可以确定对于雪兰的感情并非什么男女之情,那是一种与面对玄梦昔时完全不同的感觉。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就是不忍心看她受到伤害,总是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故而那日在曲云大殿在见到雪兰之后,钦伏宸竟是毫不犹豫地将她保了下来。

  虽说保下了雪兰并将她带回了龙池宫中,但钦伏宸对于她的身份总是还有些存疑,故而暗中一直对她的举动进行留心。

  后来钦伏宸竟然发现雪兰在那晚见过玄梦昔之后便四处打听这个“灵啸公主”的消息,不多久她竟与玄梦昔越走越近。钦伏宸于是怀疑雪兰与玄梦昔本就相识,并且同为魔族。

  可意外的是雪兰近来居然三番五次地去想要拜会管事龙天,钦伏宸于是趁着龙天不在龙池宫中的机会,扮作龙天与雪兰进行交易,想看看她与玄梦昔究竟有何目的。想不到她只是想请钦灵希来曲云峰用她的一段记忆来编织一个梦境,而且她竟然擅自拿了那紫铃铛进行交换。那么显然这事情玄梦昔并不知道。

  钦伏宸怀疑雪兰可是要为玄梦昔来编织什么梦境?难道她们曾经相识,而玄梦昔遗忘了什么,而雪兰希望通过梦境来进行表达?

  倚在窗边遥望着窗外的白莲石台,钦伏宸眉峰紧蹙,这一切让他很是烧心。

  为了弄清雪兰的真实目的,钦伏宸通过传讯将钦灵希请到了龙池宫中,岂料当夜管事龙天竟是与钦灵希同行而归。想必昨夜忽然被龙天追踪的玄梦昔已经猜到了之前在龙天住处所见之人并非龙天了。

  其实钦伏宸将他的小妹钦灵希从紫微宫中请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便是他想弄清楚玄梦昔的真实身份。认识玄梦昔这么久,其实钦伏宸并不晓得她的真实来历。从前他并不想去追究她的那些过往,但现如今他却开始想要去探究起来。她究竟是来自哪里?她又是如何成为魔君夫人的?她接近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钦伏宸迫切地想要知晓有关玄梦昔的一切过往。而他的小妹钦灵希曾经对玄梦昔施过捕梦之术,应是从玄梦昔过往的梦境之中探知获得过一些讯息的。当初灵希就曾经欲言又止地想要找他深谈关于玄梦昔的事,但是当时他似乎有些过于自信和大意了,他以为他了解玄梦昔,但事实上他一点也不了解她。或许现在,他只能先从钦灵希那儿获得一些关于玄梦昔身份的突破口。

  然而今日钦灵希却只是说当初对玄梦昔实施捕梦之术的时间太短,获得的梦境片段有限。她大概能拼凑出的结论便是玄梦昔是来自魔界,似乎一直在受人追捕东躲西藏。玄梦昔的梦境中最多的感觉便是无助和恐慌,她很渴望能等到疼爱与庇护。

  最后钦灵希提到,玄梦昔的梦境中有钦伏宸。似乎他出现与存在的梦境都很是甜蜜美好,总出现一些让钦灵希有些面红的片段。而玄梦昔在梦中的情绪也很是平稳,但梦的最后却总是有些求而不得的遗憾。如若梦由心生的话,钦灵希断定玄梦昔与他应是有着一段很是美好的过往。

  钦伏宸的眉头紧紧皱起,似乎经过钦灵希这一番描述之后反倒他越来越看不清楚事实的真相。据他所知,他与玄梦昔的感情真正始于这曲云峰上,怎么钦灵希会在这之前便捕到那样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