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其他类型 > 无生梦之步步生怜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袖手挺身 皆有缘由

第一百六十一章 袖手挺身 皆有缘由

  雪兰嘤嘤凄凄地哭了好一阵,情绪方才慢慢平复下来,拉起袖边擦了把眼泪,缓缓开口同玄梦昔说道:“那夜曲云峰惊变,你与伏宸爹爹都久未见归来,我因担心你们二人的安危,便偷偷去了你曾经同我提及过的陌岩洞寻你们。 x23us.com更新最快”

  “什么?你那晚去了陌岩洞?”玄梦昔面上一红,想起了那晚她与钦伏宸在陌岩洞中……那雪兰该不会什么都瞧见了吧!虽说在灵蝶谷中之时,她与钦伏宸也曾有过亲密的接触,但却并未真正的……

  而且那时候雪兰不过是一只小灵蝶而已,连话都不会讲,只能通过神识与她进行简单的交流。如今雪兰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这种场景要是被她撞见总归是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

  “呃……其实准确来说我并不是当夜去的陌岩洞,而是在黎明时分。”雪兰见玄梦昔很是尴尬的样子,于是更正道。

  听雪兰说是黎明时分到的陌岩洞,玄梦昔顿时放下了心,想来应是幸好避过了那尴尬的时候。当时钦伏宸在陌岩洞中察觉有人靠近,于是立即带着她躲入了碧水池中,如今想来当时入到洞中来的人应是雪兰不错了。

  “那后来呢?”玄梦昔继续问向雪兰:“后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我到了陌岩洞中之后,发觉洞中四处无人,但却嗅到了昔昔与伏宸爹爹血腥之气。正当我在陌岩洞中循着血迹查看之时,忽然被人从背后暗算,然后被一队搜山的神兵当做什么夜袭天虚殿的魔女给抓起来了。”雪兰对玄梦昔说着,一脸很是无辜的样子。

  “他们大概是将你错当做我了吧。”玄梦昔轻叹一声,垂下眼睫说道。

  雪兰瞪大眼睛惊讶地问道:“昔昔你的意思是……那晚天虚殿中并无其他的什么邪魔入侵,而是你……?”

  玄梦昔黯然地点了点头道:“我被暴乱的魔息所控失去了理智,无意中伤了雪儿和钦伏宸……”说着,玄梦昔抬眼望着雪兰继续问道:“是你伏宸爹爹救的你吧?”

  听到玄梦昔提及钦伏宸,雪兰的神色忽然变得很是失落,低头道:“当时我被神兵误抓以后,伏宸爹爹忽然从碧水池中出现,并与那领头的神将交了手。当时见到伏宸爹爹以后我也以为自己终是有救了。”雪兰说着忽然手绞着衣袖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以为你终是有救了?”玄梦昔重复着雪兰的话,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不是钦伏宸帮你解的围么?”

  雪兰神色黯然地摇头道:“伏宸爹爹不但没有相救于我,连辩解的话都不曾帮我说过半句,任由那些神兵将我当做歹人擒了去并关押了起来。”

  “怎么会?钦伏宸怎么会这么做?”玄梦昔似乎有些不信。

  “我也不知伏宸爹爹为何不肯救我,或许他打心底还是觉得我来路不明,对我并不信任吧。”雪兰叹道。

  “那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玄梦昔继续问着雪兰。

  雪兰抬头望着玄梦昔说道:“是恩人冒险闯入天曲神山将我救出的。”雪兰说着见玄梦昔一脸的不解,接着解释道:“哦,我说的恩人便是当初我同你提及过在青虬仙山中相救于我并助我化成人形的紫发之人,后来我才晓得原来他也就是昔昔你提到的那个魔君熙黠。”

  “是熙黠去救的你?”玄梦昔颇为惊讶,她一直以为熙黠除了会为她,绝不会再为其他人而冒险闯神界,更不会在意其他人的性命,想不到他竟然在仙神二界连番相救雪兰。

  “嗯,若不是恩人相救,此时我还被囚在天曲神山的悬瀑水牢之中,每日遭受刺骨的神水冲淋拷问之苦。”雪兰的双手紧紧绞合在一起,浑身有些微微颤抖,想来在那悬瀑水牢中的日子并不好过。

  玄梦昔握住雪兰的手,疼惜地说道:“小蓝,你受苦了,都怪我……若不是因为我……”

  雪兰见玄梦昔很是自责,努力挤出一丝微笑道:“昔昔,一切都过去了。你看我如今不是好好的么?”雪兰说着叹了口气道:“只是伏宸爹爹身边,我恐是回不去了……”

  “伏宸爹爹本是对我的身份存疑,如今又是恩人将我救出,想来爹爹应该以为我本就是魔族埋在他身边的棋子吧,更加不会再信任我了。”雪兰垂下眼眸满面哀色。

  “所以你便随着熙黠来魔界了?”玄梦昔伸手帮雪兰理了理额上的一丝散下的乱发。

  雪兰点点头:“刚好恩人将我救出之后,收到了消息说昔昔你已回魔界,我便求恩人带我来魔界寻你了。如今伏宸爹爹对我有误会,我便只有昔昔你一个可以依靠了。只是小蓝没想到昔昔原来不仅是魔君熙黠的未婚妻,竟还是魔族的公主。不似小蓝,天大地大却无以为家。”

  “小蓝……我……”玄梦昔被雪兰这般当面点破,不禁有些尴尬。

  雪兰贴心地补充道:“我明白,昔昔的身份在外行走定是有诸多不便,隐瞒身份也是情理中的事。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觉得意外而已。只是我有些担心若伏宸爹爹日后知晓了的话,会不会……”

  “能瞒一日算一日,到时候再说吧。我和钦伏宸这一路注定不会是顺顺当当的。”玄梦昔拍了拍雪兰的肩膀说着,转而继续道:“小蓝你就安心在这里待着,这里以后便是你的家,我和素姨都是你的亲人。不要再说自己没有家了。日后我会再想法子同钦伏宸说说你的事,尽管放心,我不会让他一直误解你的。”

  雪兰感激地望着玄梦昔一笑:“我就知道昔昔最疼我,从前小红欺负我都是你帮我……”

  雪兰忽然想到若当时在灵蝶谷中小红没有遇害,或许它如今也能化身成为一个翩翩少年吧。提起小红,玄梦昔和雪兰都有些惆怅,故而雪兰也没有继续将话说下去,转了个话题继续说道:“昔昔,你真的要再嫁给恩人么?”

  听到雪兰忽然这么问,玄梦昔不禁有些好奇她究竟如何看待此事,于是故意反问道:“怎么?嫁给熙黠不好么?你不说他都救过你两回么?难道你不喜欢你这个恩人吗?”

  “呃……他是于我有救命之恩不错,但是钦伏宸才是我的爹爹呀!昔昔你都在灵蝶谷中同伏宸爹爹成过亲拜过天地的,又怎么能再嫁给其他男子呢?”雪兰很是认真地对玄梦昔说着,看来她是一笔归一笔算的很清楚。熙黠再对她有恩也是外人,钦伏宸再有不是也是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她的胳膊肘看来是绝对不会朝外拐的。

  玄梦昔听到雪兰这般一说,不由噗哧一笑,接着皱眉道:“你伏宸爹爹有什么好的,他见你被抓都袖手旁观,也不帮你说话……”

  “昔昔!”雪兰将玄梦昔的话打断,更正道:“伏宸爹爹是因为不记得了,若他还记得从前之事,我相信他绝不会置我于不顾的。他这么做虽然是很伤我的心,但是我也能理解他。他既是选择袖手旁观总是有他的理由的。”

  雪兰说着,转头不看玄梦昔的眼睛,接着轻声说道:“我被抓了昔昔不就安全了么?”雪兰之前并不明白钦伏宸的苦衷,但是今日见了玄梦昔之后,她忽然看的很是明白透彻了。当日在天虚殿伤人的是玄梦昔,神兵们要抓的人也是玄梦昔。当时她被当做魔女误抓之时,玄梦昔极有可能就藏身在陌岩洞中的某处。钦伏宸在那时选择袖手旁观,无非也就是因为玄梦昔。

  “小蓝……”玄梦昔听明白了雪兰的意思,在雪兰和她之间,钦伏宸选择了她。玄梦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心中很不是滋味。

  雪兰释然地一笑,她明白钦伏宸是故意让她做了玄梦昔的替罪羊,而当时若她知晓其中的缘由,她也甘愿做这个替罪羊。雪兰笑了笑继续说道:“话说恩人救我……也就是顺手而已,你还当真以为他是为了我而闯的天曲神山么?”

  “难道不是么?”玄梦昔意外地问道,她没想到雪兰竟然会这般说,什么叫顺手而已?莫非熙黠相救雪兰之事还竟是另有隐情?

  雪兰垂下眼眸望着脚下,噘着嘴说道:“当时恩人入到悬瀑水牢之中,其实是来救你的……”

  “救我?!”玄梦昔惊讶地问道:“为什么是救我?”

  “天曲神山之中擒到血染天虚殿的魔女,此事早已在仙神二界传的沸沸扬扬。定是魔族的耳目将此事上禀了魔君,而他误以为被抓之人是你,故而方来闯山相救的。”雪兰说着抬起头来望着玄梦昔说道:“他入到悬瀑水牢之后唤的便是你的名字,后来发现水牢中被囚之人竟然是我,于是就顺手将我救出了。”

  “原来……如此……”玄梦昔得知熙黠竟然是再次为她而去闯了天曲神山,心中觉得很是感动,但是也就是感动而已,却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这份感激之情。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无心待落花。熙黠对她的心意她早已知晓,但是她却是无以为报。

  “昔昔你莫不是被恩人感动了?”雪兰看到玄梦昔这幅模样,忽然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不安地拉着玄梦昔的手说道:“昔昔,你千万不能因此而动摇呀,你要想着伏宸爹爹还在等着你回去呢,找不着你他都快要疯掉了你知道么?”

  玄梦昔自然不会因为雪兰方才的那番话而动摇,更没有打算要真正的嫁给熙黠,她是钦伏宸的女人,无论生死一直都会是。

  听到雪兰说起钦伏宸找自己快找疯了,玄梦昔犹豫着说道:“钦伏宸他……”

  其实玄梦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她能明白钦伏宸疯狂寻找和思念她的心,她何尝不想逃,她又何尝不想回到钦伏宸的身边去?但是如今父亲竟是连乾坤鼎都不要了,就是铁了心地要将她嫁给熙黠,她要怎么才能够逃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