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其他类型 > 无生梦之步步生怜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镂空白玉 失而复得

第二百四十五章 镂空白玉 失而复得

  那日钦伏桓与钦伏宸两兄弟居然都喝得酩酊大醉,只是一人是因欢喜,一人是因抑郁。 x23us.com更新最快

  玄梦昔望着醉倒在园中的两个男人,当年在曲云峰上相聚的回忆顿时浮现在脑中。一晃眼,她与这两个男人已经相识了将近五万年。对天界之人而言,五万年虽不是什么漫长无尽的岁月,却也绝不是短暂的时日。五万年,足以让一个孩童长成翩翩少年,也足以让莽撞少年成为一个成熟有担当的男人。

  而今这两个因醉酒而如孩童般熟睡的男人,都不再似她初识时那样青涩而不羁,却依旧保持着这一份纯挚不改的兄弟情意,并且都不忘初心地对她拼命相护,这让她心中很是幸福,也满是感激。

  有时候玄梦昔有些怨天,觉得上天对自己不公,让自己早早地失了母亲,又失了父爱与家园。回忆她自己这一路走来,可谓是一步一艰险,一步一伤悲,最后差点连自己的元魂都难觅归处,似乎上天将所有的否极之事都尽数栽到了她的头上。

  但是转念想来,这些年她虽是步步涉险,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如今虽是举目无亲无家可归,却收获了一份真情,有了心爱的人和还身怀了他的骨肉,身边又结识了几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挚友。这样看来,老天又似乎待她并不薄。

  今日在钦伏宸两兄弟觥筹交错间听闻钦伏桓提及了雪兰,道是一切都好,就是有些挂念她与钦伏宸而已。想来雪兰在钦伏桓的玉宇天宫之中应是过的不错,这样玄梦昔也就放心了。

  其实单凭当日在悬瀑水牢钦伏桓单枪匹马地来相救于她,玄梦昔便已是晓得他一定会替她照顾好雪兰的。雪兰的性子若是知晓了她被困悬瀑水牢怎会不来相救,想必是钦伏桓为了不让雪兰犯险而强行治住了她。由此可见钦伏桓是在用心关心着雪兰。这些年雪兰跟着自己受了不少的苦,而今她身边正需要这么一个能给她关爱的人。

  其实钦伏桓今日的来意玄梦昔早已猜到,决然不会是单纯地来与钦伏宸兄弟相叙。钦伏宸用护元珠中的洪荒灵力将整个太子东宫封闭,此时开了结界将钦伏桓迎进来,想必是外头已然风云暗涌,正蕴酿起一场惊天雷暴了。

  钦伏宸并不知道,玄梦昔自从在悬瀑水牢之中元魂深处的封印松动并开裂之后,大约是那些溢出的力量作用的关系,如今的她耳朵变得特别的尖。今日钦伏桓与他在主殿内一番短暂的密谈,其实早已被玄梦昔听了去。之所以明知故问,就是要让他们觉得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胥凤帝后受帝尊钦天启之命,召集众神齐聚天龙,将对她进行三脉会审。如今飞灵上神和赤炎羲阳帝君都已抵达天龙,只待灵啸女君雪飘飘一到,便会强行破了这东宫外的洪荒结界,将她押走进行审判。

  如此看来,她能与钦伏宸这般相处的时日不多了。难得钦伏宸还能装作若无其事地与钦伏桓笑着对饮,他的心里其实也是忧虑的,只不过不想让她多心而故作了一番笑颜罢了。

  说是故作也并非完全,钦伏宸的确是也夹杂着欢喜的。得知她有孕之后,他的喜悦可谓是溢于言表。这孩子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成就,也是二人深爱的结晶,叫他如何不爱?

  只是他如此爱这个孩子,外头的人却前方百计地想要害这个孩子。这个尚未出世便历尽艰险的孩子,真可谓是命途多舛。如今此种情势下,玄梦昔也不知道该时如何才能保住这孩儿了。

  长夜漫漫,玄梦昔就这样守着这两个酩酊大醉的男人一夜无眠。若非有了身孕,她真想同他们一并痛快地醉上一场,也好忘却一刻这些纷杂的困苦。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其实并不好。

  将二人分别架回房安置好,玄梦昔坐在榻边从袖中摸出了一个锦袋来。这是今日钦伏桓受雪兰之托带来给她的,道是之前在青虬时幽冰走前所留下的。想来应是当年她的元魂宿在幽冰身体里头的时候随身携带之物。方才看他们兄弟二人喝酒热闹去了,玄梦昔也没来的及看幽冰留下的究竟是何物,此时将那锦袋打开,才发现里头是一枚精致的镂空白玉阙。

  看到这玉阙,玄梦昔心底顿时漫起了悲伤。这是素姨临终前留给她的,说是当年母亲的遗物。她本以为落在了魔界,想不到居然一直在雪兰的手中。此时能失而复得,她虽是睹物思人心中悲切,但心底也很是惊喜。

  “伏桓回去了?”钦伏宸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玄梦昔转头,发觉他已醒来并支着头望着她。于是答道:“没,也醉了。我将他安置在隔壁的屋内睡下了。”

  钦伏宸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玉阙之上问道:“那是什么?”

  “我母亲的遗物。”玄梦昔并未转身,只是低头望着手中的玉阙说着。

  “我能瞧瞧么?”钦伏宸带着些惺忪的酒意,对那玉阙有些好奇。

  玄梦昔听到闻钦伏宸想看,于是将那玉阙递到了他的面前。洁白的玉阙在她如雪的掌心之中,显得越发地晶莹剔透,泛出柔和的淡华。

  钦伏宸人虽醒了,酒意却犹存。借着酒劲一把握住玄梦昔的手腕,将她带入了怀中。又从她手中将那玉阙接过来瞧了瞧,忽然满面惊讶地问:“这是你母亲的遗物?”

  “嗯,是素姨临终前留给我的。怎么?”

  玄梦昔见钦伏宸的反应似乎是对此物的由来有些质疑,于是接着问道:“莫非你曾经见过这玉阙么?”

  钦伏宸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接着说道:“这是天龙特产的白龙玉所雕制。白龙玉矿脉早在神魔初战之前便已毁,如今存世的白龙玉雕件并不多,故而在神界之中显得极为珍贵。你这玉阙乃是晶莹剔透毫无瑕疵,而且雕工细致,乃是白龙玉中的上品,这在天龙紫微宫中也并不多见。”

  “这是天龙产的白龙玉所制?那岂不是你们神界之物?”玄梦昔有些意外,接着说道:“可我母亲明明是妖界……”

  “即便是血妖女王,想要这般的白龙玉饰都不易,更别说普通的妖众了。”钦伏宸将那玉阙放回玄梦昔的手中,继续说道:“回头我让人帮你打听打听,说不定是神界哪位有缘人送给你母亲的。”

  玄梦昔望着手中的那枚玉阙,稍稍有些失神,竟没留意到身后的钦伏宸眼神微微有些荡漾。待她反应过来,自己的衣带已被解开,松软的外衫已散乱地从肩头滑落。他滚烫的唇在她如雪的肩头正轻轻地吻着,而他的手已是滑入了她的胸前的衣襟之内……

  自从晓得她有孕之后,钦伏宸一直是小心翼翼,从不敢乱碰她的,今日他是酒劲上头,有些不可自制了。

  玄梦昔将钦伏宸那不听话的手从胸前抽离,提醒着仍有些醉意的他道:“你可是醉糊涂忘了如今我有孕在身么?”

  钦伏宸竟是带着些任性地哼哼道:“没忘啊,我保证会小心的,不会伤到孩儿。”说着手又再次不顾玄梦昔的阻拦滑入了她的衣内。

  “不要!”玄梦昔翻身起来,断然地拒绝了他,拢着衣衫下了榻。

  钦伏宸酒意阑珊地跟着起了身,一把拉住准备去到寝殿外躲避的玄梦昔,猛然将她抱起并放回榻上,俯身咬开她花瓣似的红唇狠狠地吻了一口,接着说道:“你以为躲得掉么?”

  玄梦昔唇齿间留着他的吻来的酒气,心中有些不满。他之前紧张得地都不让下路也不让走,这会竟又放纵得要向有孕的她索欢?这酒真是个让人瞬间疯魔的东西。

  瞪大眼睛望着他,玄梦昔挣扎着开口喊道:“伏宸……!”

  见她紧张的模样,钦伏宸忽然笑了起来,圈起手指捏了捏她的下巴,翻身起来坐到一边将手放到她的小腹之上轻抚道:“如今你娘亲有了你,便要你爹爹当和尚了,你说爹爹苦不苦?你娘亲若是不这般美也就算了,偏偏她又生得这般诱人 ,你说爹爹为了你多么不容易?日后你若是不孝顺,看我不揍扁你!”钦伏宸说着,隔空朝玄梦昔的肚子里的孩儿挥了挥拳头。

  钦伏宸这般逗趣的模样让玄梦昔忍俊不禁,紧张的情绪顿时一扫而光。见他拢起衣衫从榻上起身,不禁问道:“大晚上的,你这是要去哪儿?”

  “出去吹吹夜风醒醒酒啊,顺便将伏桓送回玉宇宫去。不然这般待在你旁边,我怕真会忍不住……”钦伏宸说着,又俯身往她跟前凑了凑。

  玄梦昔似乎感觉到了些许威胁,迅速将云被拉起裹好,闭目不再看他,还故意打了个呵欠催促道:“那你快去吧,我正好困了睡会。”

  钦伏宸笑笑,出了寝殿准备将隔壁醉倒在屋内的钦伏桓扶回玉宇宫去,哪晓钦伏桓却已不见了踪影。

  玉宇天宫的一处屋顶之上,钦伏桓孑然醉卧。微凉地夜风一阵接住一阵不停歇,却如何也吹不散他心中的忧郁。

  他不想醒,他宁愿一直不知身在何处地醉着。忘了伤,忘了痛,也忘了他偷偷爱过的玄梦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