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其他类型 > 无生梦之步步生怜 > 第三百章 两小无猜 天龙初遇

第三百章 两小无猜 天龙初遇

  “玄梦昔,你给我站住!”紫麒麟面对顽皮又无赖的玄梦昔不禁有些气急,在她身后大声地喊道,“你若是这般,下回休想我再带你出桃岛!”

  玄梦昔一边往陌岩洞外跑着,一边回头朝气急败坏的紫麒麟做了一个鬼脸:“麒麟,下回说不定你请我来陌岩洞我也不来了,除非你能将这陌岩洞内化作那外头的璀璨星空,并让萤火同我做伴!”

  “昔儿!你……”紫麒麟望着她越跑越远的身影,只能轻唤一声,接着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看着玄梦昔径直出了天曲神山,一路往天龙紫微宫而去。 x23us.com更新最快

  玄梦昔自小便知晓母亲乃是天龙神族,需要定期回天龙紫微宫省亲,却并不晓得母亲在天龙究竟是何身份。可母亲这一趟去了太久,让她心中无比的惦念。上回她忽悠紫麒麟偷跑出来,在天曲神山与天龙交界之处,遇上了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相谈甚欢的小仙童,他道是在紫微宫中当值,可以领玄梦昔进入紫微宫中寻人。

  只是上回她还未随那仙童进入紫微宫门,便被追上来的紫麒麟给强行逮了回去。不知为何紫麒麟对于玄梦昔母亲言听计从十分忌惮,却从不听从她父亲的号令。在桃岛紫麒麟从来都是直接将玄魇视为空气,更从不肯让玄魇靠近桃树之上的空间通道。

  今日玄梦昔费尽心思求着紫麒麟带她出来,就是因上回她同那小仙童约定好,趁秋宴之际一并混入紫微宫,一是看看神界天龙的盛宴,二是入紫微宫中寻母。对于母亲的身份,玄梦昔一直极是好奇,因母亲从不肯带她回天龙,故而更是加重了她的好奇心。

  甩开了紫麒麟一路疾奔的玄梦昔终于回到了当初相遇那小仙童的地点,可那蓝衣仙童却并未如约而至,这不禁让玄梦昔心中有些不悦。她平生最不喜人言而无信地爽约,见此情状忍不住愤愤地念道:“居然言而无信放我鸽子!哼,休想再让我同你讲下界的好玩之事了!”

  “你还有何好玩之事同我讲?”忽然一个人头从旁边的树上落了下来,刚好悬在玄梦昔的左侧肩头之上。

  玄梦昔被这忽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瞧原来是那个蓝衣仙童,此时他正倒挂在旁边的树桠之上,满头的深棕色的长发倒垂下来,在玄梦昔的肩头晃荡。

  “小宸子,你这是要吓死我啊!”玄梦昔看清了蓝衣仙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将他从树桠之上揪了下来。

  蓝衣仙童揉着被玄梦昔拽疼的头皮说道:“喂,玄梦昔,你就不能轻点么?”

  玄梦昔上前胡乱地摸了摸蓝衣仙童的头安慰道:“谁让你不好好地等着我,非得吓唬人呢!好啦好啦,姐姐给你摸摸!”

  “少来,玄梦昔你个小妮子,你本就比我小好不好。”蓝衣仙童有些不忿,一把将玄梦昔的手拉开。

  “嘻嘻,但是……我的个头比你高!哈哈哈……”玄梦昔得意地嘻笑着,手在比她矮了半个头的蓝衣仙童头上比划了一番。

  蓝衣仙童瞪了一眼玄梦昔,威胁道:“你今日可是不想入紫微宫了?”

  听蓝衣仙童这般一说,玄梦昔顿时止住笑,满面怜色并软声道:“小宸子哥哥,好哥哥,我就是吃着下界的糙米个子蹿得快了些,我的心灵还是很弱小的。还望哥哥不要同我计较……”

  玄梦昔说着,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睛楚楚望着蓝衣仙童。这小子显然是吃个吃软不吃硬的主,看着玄梦昔这般模样,他的态度顿时好转了许多:“嗯,本帝……呃……小宸子向来大量,自是不会同你计较。走吧,带你这个小妖去紫微宫见识见识!”

  听蓝衣仙童这般说,玄梦昔兴奋地跟着他身后,蹦蹦跳跳地往紫微宫中而去。这名唤小宸子的仙童果是没有同玄梦昔吹嘘,他对紫微宫可真是熟悉得很,在他的带领之下玄梦昔很快便进入了紫微宫中。

  “记住只看不动手,不要乱碰紫微宫中任何东西。”蓝衣仙童在前头一边领路一边嘱咐道。

  “嗯嗯,我知道啦,放心吧,我保证什么都不碰!”玄梦昔在后头一个劲地点头应道。

  这座辉煌而华贵的宫殿让自小在桃岛之上长大的玄梦昔大开眼界,宁静质朴的桃岛与这巍峨的紫微比起来,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这一处处金碧辉煌而且无比精美的建筑让玄梦昔看花了眼。从前在天曲神山之中,她曾经远远观望过曲云峰上的三座悬浮山上的宫殿,觉得那三座宫殿已是无比辉煌了,如今同眼前的紫微宫相较而言,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玄梦昔一路惊叹让前头领路的蓝衣仙童很是得意,转转悠悠的便到了一座与周边的宫门风格和颜色截然不同的宫门前头。紫红色的宫门前头全是细细的洒金,瞧上去雅致又精巧,门楣之上书着秀美大气的三字:紫云殿。

  这字迹让玄梦昔瞧着份外眼熟,她心中一跳,驻足停留在紫云殿门前不再继续前行。蓝衣仙童转头望着玄梦昔问道:“怎么了?你不想去秋宴之上瞧热闹了?”

  玄梦昔仿佛未听到蓝衣仙童的话一般,而是直接伸手去触向紫云殿的大门。旁边的蓝衣仙童急忙拉住玄梦昔伸出的手,大声道:“玄梦昔,你做什么?说过不要碰任何东西了!”

  听到蓝衣仙童这般大声地同她说话,玄梦昔一脸委屈地说:“我不过觉得漂亮……”

  “你是妖界而来,身上带着妖气,沾染到神物会惹人注意的!”蓝衣仙童看到玄梦昔可怜巴巴的神情,也不再忍心继续说什么重话,而是皱眉解释道。

  二人正说着,面前的紫红色宫门忽然打开了,一个仙婢从紫云殿中步出,望着宫门前二人不禁一愣,接着朝蓝衣仙童行了一个礼:“奴婢拜见三帝子。”

  玄梦昔转头看看身边的蓝衣仙童,只见他双手负于身后很是有派头地说道:“免礼吧,姑姑今日如何?父君可解除姑姑的禁足了?”

  看到蓝衣仙童的这幅派头,再回想起他自称小宸子,而且对紫微宫这般熟悉,玄梦昔这才明白他并非是什么紫微宫中当职的仙童,而是堂堂天龙神族的三帝子钦伏宸。很明显他之前都是在隐瞒身份戏弄她,方才在带她入紫微宫之时还故意翻墙而入,弄得很是惊险的样子,结果一切都是这个神族帝子的一场游戏而已。

  “启禀三帝子,禁足仍旧未解,故而公主今日仍然郁结在怀,心中极不畅快。”仙婢答道。

  “我能进去看看姑姑么?”钦伏宸望着半开的宫门之内问道。

  仙婢低头答道:“怕是不能,帝君的脾气三帝子也是了解的,帝君亲令不准任何人探视紫云公主。三帝子便不要为难奴婢了。”

  这二人说话的当口,玄梦昔竟是已经不知不觉地步入了紫云殿中。那仙婢大惊,急忙追了进去:“哎,你是哪里来的小丫头,怎这般不懂事乱入紫云殿!”

  门外的钦伏宸见玄梦昔忽然闯入紫云殿,也不由心中一惊,连忙跟着跑了进去:“玄梦昔,你给我站住,你怎总是这般说话不算数!说过紫微宫内什么都不能碰的!”

  “小宸子,我没碰任何东西啊!”玄梦昔一边飞快地往紫云殿中蹿入,一边同身后追赶着她的钦伏宸说道。哪晓得跑着跑着便撞入了一人怀中。

  熟悉的气息钻入玄梦昔的鼻中,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的气息。抬头望着那张熟悉的脸落入眼中,玄梦昔惊喜地唤道:“母亲!”

  随后跟入的钦伏宸与仙婢见到那人,皆是面色陡然慌乱起来。仙婢连忙赔罪道:“公主恕罪,是奴婢失职,让这小丫头误入紫云殿中冲撞了公主!”

  钦伏宸也是立马恭敬地行礼道:“宸儿拜见姑姑,姑姑请见谅,这小丫头是宸儿的朋友,因初入紫微不懂规矩,故而惊扰了姑姑……”

  玄梦昔见钦伏宸与仙婢二人的反应,不禁满面疑惑地望着身前的人,这明明便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母亲,然钦伏宸唤她姑姑,仙婢唤她公主,显然她是这紫云殿的主人天龙公主钦天娇不错。对于自己母亲竟是天龙公主之事,玄梦昔极是意外,她虽是自小便知晓母亲是天龙神族,却没想到自己的母亲身份竟是如此尊贵。

  “母亲……这……”玄梦昔睁大水莹莹的眼睛望着钦天娇,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听到玄梦昔反复唤着钦天娇母亲,一旁的钦伏宸和仙婢更是傻了眼。神界之中都知晓天龙公主钦天娇乃是天龙帝尊钦天启唯一的胞妹,如今并未婚配待字闺中,现在忽然出现这么个丫头抱着她口口声声地唤母亲,实在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钦伏宸虽是天龙众帝子中最为顽劣不服管教的一个,但对于他自己这个姑姑却不敢不敬,因他父亲钦天启但凡牵扯到钦天娇之事,都是格外在意,对于胆敢冒犯她之人也皆是严惩不贷。故而紫微宫中都晓得,除了帝君钦天启一人,再无人能动钦天娇一根汗毛。

  然钦伏宸虽是顽劣不受父君母后待见,但是他这个姑姑钦天娇却偏偏对他格外的疼爱。钦天娇喜爱四处云游,钦伏宸亦是自小在紫微深宫中待不住,这姑侄二人大约性子里头都有一股不受管教约束的劲头,故而特别的投契。

  这次钦天娇自下界云游回来,便被钦伏宸的父君钦天启禁了足,不容许她迈出紫微宫半步。这些日子以来,钦伏宸也是头一回见到自己的姑姑钦天娇。只是没有想到他一时玩闹带入宫来的这个小丫头玄梦昔,此时居然抱着他姑姑钦天娇唤母亲,他一时也惊住了,只能愣愣地望着钦天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