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其他类型 > 无生梦之步步生怜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放肆宠溺 在所不惜

第三百一十四章 放肆宠溺 在所不惜

  龙池宫内,夜明珠发出幽冷的白光,落在钦伏宸肃穆的面容之上,让人瞧着无端地心生惧色。 x23us.com更新最快

  管事龙天俯身在一旁神情恭顺地说道:“帝尊,寒月宫那边过来的人还在上阳宫中候着,要不要去将人请过来?”

  钦伏宸的面色在夜明珠的光华中微微泛着青白,唇上血色也是淡淡,不过这样的面色配上他如今的神情也极为相衬,倒有些不怒自威的感觉。

  “来的可又是青雀那贱婢?”钦伏宸转动着手中龙天方才递上的茶盏,声音也是淡淡的显得极是低沉。若不是因这龙池宫中夜里寂静,管事龙天怕是都听不清方才面前的帝尊钦伏宸究竟说了些什么。

  “那贱婢方才胆大包天地谎称帝子抱恙引本尊回天龙,如今还敢再来?她当真是以为有羲后护着本尊便不会要她的命么?!”钦伏宸望着那茶盏之中漾动的茶水继续说道,只是这后面的话他稍稍抬高了些音调,冰冷的声音极是分明地在静夜之中回响着。

  龙天摇头答道:“启禀帝尊,来人并非羲后娘娘身边的青雀姑娘,而是……”龙天说着抬头望了一眼钦伏宸,接着缓缓说道:“是羲后娘娘亲自来了。”

  钦伏宸转动茶盏的手忽地停了下来,面上露出微微惊异之色:“她来了?那冕儿呢?!”

  “帝子随羲后娘娘一并来了,如今正在上阳宫中。”龙天不紧不慢地答道。

  听到冕儿随羲玥一并来到了曲云峰,钦伏宸顿时松了一口气,证明羲玥还不至于将冕儿的安危置于不顾。

  龙天偷观了一眼钦伏宸的神色,紧接着问道:“是否将帝子与羲后娘娘一并请回龙池宫中来?还望帝尊明示。”

  钦伏宸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亲自去一趟上阳宫。”说着押了一口茶,却忽地被茶水呛到,剧烈地咳嗽了一阵,不得不将手中的茶盏放下。

  见钦伏宸面色并不好,龙天遂即上前说道:“帝尊,夜凉风大,带件披风再出去吧。”

  钦伏宸默默地点了点头,龙天即刻取了件披风来给钦伏宸披上。钦伏宸将身上的披风拢了拢,顺口嘱咐龙天道:“明日你得空之时,安排人将西园好好重新修整一番,另外派多两个仙婢过来伺候。”

  龙天知晓帝尊钦伏宸向来喜欢清静,不喜欢被人搅扰,更是从不留仙婢在身边伺候。他在龙池宫中所居的这处园子除了管事龙天之外,其他的仙婢小厮是被禁止踏足的。如今听钦伏宸忽然这样吩咐,龙天不由暗自揣度,觉得帝尊这是打算要亲自将羲后娘娘和帝子冕儿从上阳宫接过来小住了。

  “是,小的记下了。”龙天应承着,虽心中在揣度着帝尊钦伏宸的心思,但却本份地不再多言。

  然令管事龙天意外的是,过了两日这修整后的西园迎来的人却并非他想象中的羲后和帝子冕儿,而是天虚殿中的那位,曾经惊艳了曲云峰,又震诧了神界,后来无声无息地消失,最后竟是又改名换姓嫁给了帝尊钦伏宸并隐在长思宫中的青后娘娘。

  当龙天恭敬地开口唤玄梦昔为“青后娘娘”之时,玄梦昔不由愣住了,她并不记得堕了神魔之井以后发生过那些事情,故而也不解为何管事龙天竟是这般称呼她。

  钦伏宸见她满面懵懂与不解,牵着她的手紧了紧,另一手抚上她的黑发道:“你的夫君如今乃是神族帝尊,无论你情不情愿也只能委屈你也勉强做一回神族的帝后。既为帝后,封号总该是得有的,不知青后这个封号昔儿可喜欢?”

  玄梦昔听罢释然道:“不过是个外人对我的称呼,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事。”

  看到玄梦昔不再纠结,钦伏宸从身后将她环住在她耳畔轻声道:“青虬初遇,情定终身。青长思,长思卿。此封号你不可不在意,更不能不喜欢。”

  听到钦伏宸这般一说,玄梦昔心中一惊,她并未想过这青后的封号还有此番深意,以为只是钦伏宸随口一说。她也无从知晓当年钦伏宸的五彩銮驾迎进天龙紫微的帝后青长思,其实就是她,只不过那是属于她的一部分,并不是完整的她罢了。

  只是此时听到钦伏宸这般在耳畔轻言细语地说起这封号的来由,玄梦昔心中莫名地感动,面上不由自主地悄然浮现了甜甜的笑意。钦伏宸望见玄梦昔久违的甜笑,竟是肆无忌惮地侧脸在她泛着微粉的面颊之上轻轻一啄。

  一旁的管事龙天见此情状,顿时兀自尴尬地低下了头不敢看了。他是个聪明人,紧接着不动声色地寻机慢慢地退了下去。

  玄梦昔被钦伏宸弄得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唉,你这样让人瞧见了多不好。龙管事还在……”

  一边说着一边从钦伏宸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的玄梦昔四处一瞧,这园子里哪还有管事龙天的影子,唯有钦伏宸面带着坏笑望着她。莫名地危机感袭来,玄梦昔面带羞涩地随手慌乱折了花圃间的一束花枝,故意岔开话题道:“呃,这花好香啊,是什么花呢?”

  “美人香。”钦伏宸唇角依旧带着一丝邪笑,目光紧紧地锁住玄梦昔那漆黑的双眸,却不曾看她手中握着的那花枝一眼。

  此时玄梦昔手中明明握着的是一朵秋菊,却被钦伏宸杜撰成了所谓的“美人香”,足见他心中早已是心猿意马只想一亲眼前这折花美人的香泽,根本无心去理会她手中握着的花究竟是什么。

  玄梦昔也晓得自己手中的花是朵菊花,不过是因为紧张与尴尬有些口不择言,再闻钦伏宸说出的什么美人香之类的话,竟是忍不住扑哧一下地笑了。正笑着忽觉身下一轻,她已被袭到身前的钦伏宸拦腰抱起,本想要再挣扎一番,但她也知那只是无谓挣扎罢了,便随他去了。

  曲云峰上的众神都知青后玄梦昔入了帝尊钦伏宸独居的西园,而另一位帝后羲玥却只能带着帝子冕儿在上阳宫中落脚,于是不禁私下开始有些非议,道是青后如今膝下并无子嗣却如此盛宠,若日后她当真诞下帝子,怕是羲后和帝子冕儿将是更无立足之地。

  神界本是个悠远无聊的地方,尤其这万年沉寂的曲云峰上,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那流言蜚语便传的飞快。不过这流言却如何都传不到身处龙池宫内的玄梦昔耳中,因为自她搬过来之后钦伏宸几乎日日同她腻在一起,那些仙婢们都惧怕帝尊,根本不敢多言一句,玄梦昔自然不会被这些个流言所扰。

  然身处上阳宫中的羲玥可就不同了,正所谓墙倒众人推,这世上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如今钦伏宸这般肆无忌惮地宠着玄梦昔,让羲玥本就是难堪,加之那些个流言传入耳中,更是让她心中难受和窝火。连那些个仙婢和小厮竟是都这般瞧不上她,觉得她的地位岌岌可危,这令羲玥如何不忌恨。

  虽说当日在天龙紫微宫中,羲玥便已知晓她与钦伏宸再无可能,但是她庆幸的是她还有冕儿,毕竟冕儿的性命与她拴在一处。钦伏宸紧张他与玄梦昔的这个唯一的儿子,总会看在那孩子的份上敬她三分。

  而且当日她已亲眼瞧见玄梦昔飞灰消散,只余那元魂封印在冰魄魔晶之中。她得不到钦伏宸,但玄梦昔也得不到,故而羲玥的心中虽是悲痛但却是平衡的。

  可是羲玥没想到玄梦昔居然还能回来,还竟是完好如初地回来!羲玥有些怨恨,为何老天竟是对玄梦昔那么好,而却对她这般残忍,竟是一丝一毫的机会也不给她。

  而今玄梦昔占尽了钦伏宸的爱,甚至占尽了所有美好的一切,然这些羲玥都并不在乎了,其实如今的她也没有众神所想的那么在乎这个有名无实的后位。但是羲玥却不能忍受钦伏宸竟是对她这般的忽视,她是为救他而来,他却让她入不得龙池宫半步。

  这算什么?她羲玥就是因为爱了钦伏宸,或者说爱错了钦伏宸,就要变得这般的卑贱么?她当初也是堂堂的赤炎公主,神界之中思慕她的好男儿何止万千?如今偏偏落得这般的境况,让羲玥的心中的恨意如何能平?

  那夜上阳宫中,风并不大夜亦是不凉,钦伏宸却裹着披风,时不时咳嗽几声。羲玥便是知道,他定是与玄梦昔在一起过了,只不过仗着有护元珠护体强行压制着心脉逆流的血液。羲玥想用冕儿唤醒越来越深陷的钦伏宸,然而一切却是徒劳。钦伏宸明明清楚羲玥来意,却故作不知,将她与冕儿冷在上阳宫中,只希望她带着冕儿能最终无趣地离去。

  然钦伏宸却并不了解羲玥,应该说他从未了解过羲玥。即便她心中再伤再痛,她也不会放弃他,不会看着他那般无可救药地沦陷。他与玄梦昔不能在一起啊,当初那三句天誓一直萦绕在她的耳畔,这些年从未散去过。钦伏宸这般逆天而行的结果,等同与自戕,即便钦伏宸对羲玥再无感情,羲玥也不忍看着他为了玄梦昔而如此在所不惜。

  上阳宫中羲玥望着他决然的背影喊道:“钦伏宸,这一生你不爱我是你的事,但是我爱你是我的事。我不会容许你先死在我的前头,若是你一意孤行,我与冕儿会先行给你陪葬。”

  钦伏宸淡淡地转身冷声道:“好,赤炎一脉也会给你与冕儿陪葬。”

  羲玥无助地迎着夜风,泪水顿时簌簌地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