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其他类型 > 无生梦之步步生怜 > 第三十七章 绝世美人 相救飘飘

第三十七章 绝世美人 相救飘飘

  雪飘飘紧闭着双目,等待着熙黠冰冷的长钩刺穿自己的脖子,想着,这样的死法,脖子上一个血窟窿,鲜血溅的满身满脸都是,死相定然是极为难看的。 x23us.com更新最快想不到她堂堂一个灵啸公主,竟然落得如斯惨地。正想着,却闻的一声:“慢!”感觉熙黠忽然停住了手。心中不禁惊喜地感叹:我的救星来了?!

  接着,耳边传来熙黠带笑的声音:“梦昔,我终于找到你了!”

  雪飘飘睁开双目,定睛一瞧,一袭紫裙映入眼中。慢慢抬眼向上打量,但见一张生的极为精致动人的面容:丰润饱满的红唇,挺拔微翘的鼻子,羽扇般的长睫下,是一双带有异域风情的眼睛,眼尾上扬,眸子漆黑,深不见底。一头乌发散在身后,随风扬起,与翩飞的紫衣融在晚霞之中,组成一幅极美的画卷。

  这难道便是之前熙黠口中所称的绝世美人?!雪飘飘望着这位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紫衣女子,心中好感顿时爆表,不禁在心底由衷地赞叹:果然是绝世美人啊!

  这位紫衣美人满怀厌恶地望着熙黠,皱眉道:“知道我最讨厌男人什么吗?我最讨厌男人对女人下手!”

  雪飘飘心中举着双手双脚赞成,忍不住点头赞道:“对!对!对!美女说的对!”那样子似乎全然完全忘记了熙黠的长钩还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熙黠低眉瞟了雪飘飘一眼,手中的玄色长钩抖了抖,吓得雪飘飘立即闭上了嘴。

  紫衣美人见状,不禁皱眉道:“放了她!”

  “嗯,好!”熙黠干脆地答应,可手中的长钩却并不见放下。

  雪飘飘侧目望着熙黠,小心翼翼地轻声提醒道:“喂,魔君殿下,绝世美人让你放了我呢!”

  熙黠完全自动屏蔽了雪飘飘,直直地望着面前的紫衣美人,接着说道:“放了她,你得跟我回去。”

  紫衣美人扶了扶额角,似乎很头痛。雪飘飘见状,心道:这个神经病真是讨厌,这美人看起来对他无意,他却偏要强人所难!美人,别答应他!忽然转念一想,不对啊,她要不肯答应我不死翘翘了?!啊,不行不行,美人啊美人,你就委屈一下,答应他吧!大恩不言谢,我雪飘飘欠你一命,日后定当报还与你!

  只见那紫衣美人思索片刻,终于开口道:“好吧,我答应你,你先把雪飘飘放了。”

  雪飘飘心中雀跃起来:耶!美人你真是活菩萨,人美心善,此恩情我雪飘飘记下了!

  熙黠听罢,略带迟疑道:“梦昔,这次我能信你吗?上次你……”

  “那你把雪飘飘带回去吧,我先走了。”紫衣美人说着,做出飞身要走的姿势。熙黠立马放下了架在雪飘飘脖子上的长钩,妥协道:“我信!这就放了……”说着,松开擒在雪飘飘肩上的左手,道:“你看,这不放了吗?”

  由于有伤在身,熙黠这猛地一松手,雪飘飘一时没稳住,整个人忽然倒栽下去,从空中直落而下。

  裕偃在下方见状,立马飞身过去,一把将雪飘飘接住,转头对紫衣美人道:“多谢姑娘!”言毕,抱着雪飘飘稳稳落地。

  方才裕偃在一旁瞧了半天,见那阴冷狠毒杀人如麻的魔君熙黠,却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少女俯首帖耳,不禁心中很是好奇。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名唤梦昔的紫衣美人乃是魔君熙黠的死穴。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之前一直为雪飘飘悬着的心,如今也是稳稳落下了。虽说裕偃慧目,却并未瞧出这名女子的来历。似乎眉眼间带着些许妖冶之气,可身上却没有邪魔的气息。隐约能感受到那么点神族的韵味,却又怎么看也不似仙神二界之人。还有一点令裕偃不解:这梦昔是如何知道雪飘飘的名字?

  裕偃将雪飘飘放落在地,压低声音,问道:“你与那紫衣女子相识?”

  雪飘飘方才在生死之间,全然忘却了自己身上有伤,这一口气松下来,忽然顿觉胸口剧痛,于是捂住胸口,摇头道:“我与她初次相见,怎会相识?”说着,抬头朝空中望去。

  紫衣美人低头朝下意味深长地看了雪飘飘一眼,那飞扬的神色忽然令雪飘飘觉得莫名的熟悉,她不禁脑袋里闪现一个念头。这……不可能……雪飘飘轻轻摇了摇头,断然否定了心中的想法。可是,这个念头在雪飘飘脑中一萌发出来,便如那雨后春草一般,开始不受控制疯狂地生长着,以至于雪飘飘再次望向那紫衣美人,顿觉又熟悉了几分。

  雪飘飘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对裕偃说道:“呃……这会儿看……好像……似乎……觉得……又……有那么点……眼熟!”说着,望着裕偃,只见裕偃一脸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那表情分明是在表示对此他很无语。

  眼见裕偃不说话,雪飘飘忍不住继续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她眼熟吗?”

  裕偃抬头望着上方相对而立的二人,并不理会雪飘飘,看那样子好似没听到雪飘飘的问话一般。

  悬立与半空之中的熙黠收起玄色长钩,朝那紫衣美人伸出手去,满心期待地说着:“人我已经放了,你该跟我走了吧?”

  紫衣美人扫了一眼熙黠,却定定地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跟着熙黠走的意思。熙黠不禁心中有些不悦,却并未显露在面上,仍旧耐着性子说道:“玄梦昔,你忘了方才怎么答应我的?莫非又想反悔?”

  雪飘飘听到熙黠喊出“玄梦昔”这个名字,歪着脑袋想了想,这紫衣美人也姓玄,莫非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与那玄林有什么关系?于是再次仔细地打量那位紫衣美人,确实是越看越像那玄林,只不过那玄林乃是男子,比之面前这位,还是要多那么几分英豪之气的。而这位紫衣美人玄梦昔,不但娇媚动人,而且额上多了一似蔷薇般的淡红印记。故而雪飘飘虽然心中生疑,却并不敢妄下断论。

  于是雪飘飘忍不住低声再次与裕偃说道:“你真不觉得她眼熟?你忘了?上次与我一同来这水月洞天还被那恶蛟……”说到这里,裕偃的目光忽然落了下来,雪飘飘心中忽觉不妥,想到自己口中的那“恶蛟”不正是裕偃么,不由得低头想给自己一巴掌,于是不敢抬头去看裕偃面上的神情,佯装作胸口又疼之状,只是低头弱弱地继续含糊不清地说道:“呃……还被……你所伤……”

  裕偃眉睫微动,并不与雪飘飘多加计较,只是若有所思地低眉道:“你是指那日与你同来水月洞天的紫衣少年?当时我沉睡方醒,神智模糊,方才误伤了他,故而当时也并未留意那少年的长相。”说着,继续看向半空之中。

  玄梦昔任由魔君熙黠的手就那么尴尬地在半空中晾着,也不表明态度走还是不走。生性藏不住话的雪飘飘于是忍不住中间横插一脚,忽然问向玄梦昔道:“敢问这位姑娘可识得玄林?”

  一旁的熙黠听到雪飘飘的问话,忽然干笑两声道:“玄林?呵呵……”接着目光悠然地望着玄梦昔,压低声音道:“梦昔,你就不能换个名字用用?”

  玄梦昔默默地斜眼望了望熙黠,目光转向了雪飘飘,缓缓说道:“我有一兄,名唤玄林。”

  雪飘飘听罢,面上豁然开朗,疑云散开,拱手道:“哦,原来如此,难怪总觉得姑娘眼熟。姑娘与你兄长皆是我的救命恩人,日后如有机会,我雪飘飘定当回报!”

  玄梦昔眼见雪飘飘这副信以为真丝毫不疑样子,心中不禁叹道:飘飘公主,你还真是头脑简单好忽悠啊!

  忽然裕偃在一旁淡淡地说着:“玄梦昔,以玄为姓,梦字去夕成林。玄林便是玄梦昔。”

  雪飘飘转头看了看裕偃,惊讶地瞪大眼睛,满面难以置信的神情:“可是,玄林是男的啊!”说着,又抬头望望玄梦昔。

  一旁的裕偃再次淡淡地说道:“一个变身咒而已,有何难?”

  玄梦昔直直地望向裕偃,嘴角带着一丝淡笑:“战神裕偃,果是智勇双全。”

  雪飘飘面上一派凌乱之色,忍不住打断道:“你果真便是玄林?”

  对于雪飘飘的智商,玄梦昔确实是不敢恭维,但是她直爽的性子却又让人觉得有那么点可爱。玄梦昔满目皆是同情之色地望着雪飘飘,安慰道:“是与不是并不重要,飘飘公主,不必纠结于此。”

  雪飘飘听罢,要不是有伤在身,肯定要急的跳起来:“怎么不重要!我倒是问你,钦伏宸把我押在这儿拿了护元珠去帮你解毒,现在他人在何处?该不会是拿着护元珠跑路了吧?”

  听到雪飘飘提起钦伏宸,玄梦昔不由得心中一动,羽扇般的长睫忽然垂了下来:“护元珠弄丢了,至于钦伏宸,我也想知道他如今在哪儿。”

  “丢了?!你们把护元珠丢了?那我怎么办,难不成让我一直在这儿待下去?”雪飘飘瞪大眼睛气恼地说道,由于激动,胸口又疼了一下,不由眉头一皱。

  裕偃在一旁默默地扶了雪飘飘一把,略带丝丝不悦之情地说着:“怎么?在这里我亏待你了?就那么想走?”

  雪飘飘看了裕偃一眼,不知是不晓得如何答话,还是因为胸口疼得厉害,轻咬了下嘴唇,不再说话。

  玄梦昔从半空中飞身落下,看了看雪飘飘,柔声说道:“你先安心在此养伤,放心,我定会将那护元珠寻来。”

  被冷落在一旁许久的熙黠终于忍不住了:“梦昔,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玄梦昔转头对熙黠说道:“你帮我寻着护元珠,我就随你回去。”

  “一言为定!”熙黠不假思索地一口答应了下来。

  此时,裕偃忽然面上浮现一抹淡笑,众人还来不及察觉,那抹淡笑转瞬便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