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九十九 排位晋升

九十九 排位晋升

  “什么!沼泽怪,使用土墙!”高虎见此一惊,赶紧下令。

  沼泽怪双手交汇,像摔面团一样把手摔在地上,紧接着一堵大门一般高大的泥土墙挡在了他们面前,汹涌的水浪和泥土墙撞击在了一起。

  咕咕咕

  沼泽怪发出低沉的吼声,似乎在抵抗着这道汹涌的巨浪,那浪仿佛能轻易将它的泥溶解在其中,令它十分难受。硬生生顶了好了一会儿,才等着这股巨浪平息下来。

  嗖嗖嗖!

  下一刻,只听见几道急促的呼啸声,沼泽怪就发现一道锋锐的斩击破墙而出,直攻他们而来。

  高虎大喝一声,挥起他刚拿出的兵器鬼牙斧头,笨拙的在胸前一砍,将那道斩击给拦了下来。刚拦下一道,第二道和第三道紧跟着出来,一道切开了沼泽怪的手臂,另一道又被高虎所揽下。

  沼泽怪对于自己断手没有一点恐慌,因为下一秒,它刚断掉的手又重新被身体吸收,再次生长了出来。

  嗖嗖!

  又是两道空气斩,比先前更加凌厉许多。

  “切!”高虎奋力抵挡,却顶到虎口发麻,他对沼泽怪叫道,“沼泽怪,从土墙上发出密集的泥巴射击。”

  咕咕咕

  沼泽怪低声怪叫着,连接着厚重泥土墙的双手鼓动,泥土墙上出现七八个漩涡,紧接这漩涡中喷射出厚重的泥巴。

  冲浪!

  阿银前脚一跺,又召唤出更大的水浪。

  噗噗噗

  巨大的水浪将飞射的泥巴全部拦截下来,黎明轻轻拍了拍阿银的头,阿银眼神会意,四脚在向着还未平息下来的水浪狂奔,一边狂奔一边狼吼一声,再次召唤出水浪。

  半月弹射!

  黎明右脚一跺地,整个人如同弹簧般射出。

  “他要做什么?”看到这一幕,众人懵逼,为什么要往浪冲去。

  下一刻,在众人面前,黎明做出了令众人大跌眼镜的一幕,他突然踩空,二段跳跃开启,一个斜向的前空翻,直接一屁股骑在了铁甲银狼的身上。

  “卧槽!”刘孙见此一幕,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人人骑马,为何你这么优秀要骑狼?

  然而,优秀不足以夸奖黎明,他是天秀!

  众人只见那铁甲银狼突然踩上了自己引发的大水浪上,它并没有一股脑的冲撞进水里,而是,踩着前进的水浪,乘浪而行!

  这一幕,众人看得是一阵目瞪口呆,被这操作给秀翻了。

  嗷呜

  一声狼嚎从高处响起,泥土墙之后的沼泽怪和高虎不禁抬头一看,那是一个硕大的狼脑袋和一个冷漠的人脸,那狼爪踩在高墙上。

  高虎愣住了,看着那一狼一人翻墙过来的那一刻,他才过神来,咬牙切齿的挥舞着大斧头朝前方奋力一斩:“大斧开山!”

  崩拳改!

  黎明右手一抖,突然手臂上就多了一个臂铠,手握拳,带着一明一灭的紫意迎上那一斧子。

  嘭!

  “区区低级灵兵,给我破!”黎明厉声一喝,将拳气涌入对方斧子的材质之中。

  下一瞬,斧子崩裂出碎痕,发出磨牙般的断裂声,那似乎是一件灵器在毁灭前的哭号。

  “啊!”高虎赤红着眼睛硬顶过去,不顾斧子在破碎。

  嘭!

  斧子碎裂,高虎手中只剩下最普通的一根铁棍,黎明的拳头闷哼一声再次向前突进,口中大喝:“轰雷拳!”

  名字听着霸气,其实就是一招改版风灵拳,一拳糊脸,高虎顿时面容扭曲的倒飞出去。

  咕咕咕!

  沼泽怪见主人被打飞,连忙将土墙转移,挡住了高虎继续向前的飞行,以免他在飞久一点,就掉到台下去了。

  “恶狼前进!”黎明骑在阿银背上,像是一个骑士一样大喝,左手上不知何时搞来了一把铁棍好吧,就是组成高虎斧子的那部分铁棍。

  黎明像极了一个穷凶极恶的悍匪,大呼小叫着,骑着阿银向前冲刺,铁甲银狼还很配合的狼嚎一声,显得更加具有土匪的气质。

  众人:“”

  这架打得真有意思。

  “小明明好帅!小明明加油!”一直有在观看战斗的夜如沁,如若不是被一旁的女老师拉住,她恨不得化身黎明的小迷妹,为自己的宝贝儿徒弟加油。

  “恶狼前进!”刘孙这猴子也跟着怪叫起来,两眼发亮,这特么喊起来才有气势啊。

  “阿银,使用冲浪,我们一起推他们下去。”黎明嘴角一咧,看着身处在演武台边缘,缓缓站起身来的高虎,他叫道。

  嗷呜!

  狼嚎声后,便又是一阵巨大的水浪席卷而来,它像是一张大网,这浪比前几次来得都高,沼泽怪怪叫着也全力施展土墙想要挡住它。

  流星陨拳式!

  “流星连打山!”黎明不断朝天空挥舞出拳头,紫红色的能量拳头像导弹一般射出,每一拳都是一枚射出的导弹,它们越过高墙,然后像一颗颗坠落的流星朝着高虎和沼泽怪落下。

  看着那密集的紫红色流星,高虎的瞳孔随着它们的靠近越发缩小。。

  嘭嘭嘭嘭

  阵阵沉闷的爆响和高虎的惨叫声连连不断,那巨大的土墙也随之瓦解。

  失去土墙的抵挡,沼泽怪和高虎都被迎面而来的大浪给平推出去。

  高虎被冲下水台,沼泽怪也被冲散,一个蓝色的珠子从它体内流出,缓缓滚落在了地上,那些松散的泥巴缓慢的向珠子汇聚过去。

  黎明终究没有让铁甲银狼去攻击沼泽怪的核心,那珠子是沼泽怪维持泥人形态的力量之源,失去它,它迟早会死。

  和高虎无怨无仇,这是考试,也不是什么生死比斗,黎明也没那闲情去惹出一个仇人。

  高虎这黑高个变成了落水的拔毛乌鸡,晕倒在了台下。

  “黎明,排位晋升!”安晴金色的眼瞳闪烁,宣布了黎明这一组的比赛结果。

  “哈哈哈!阿明赢啦!”刘孙高兴的手舞足蹈,比他赢了还开心。

  说着,他猥琐的一摆头,嗤笑道:“哟,预言家,脸疼不疼啊诶,人呢?”

  脸早就“肿”的跟猪头似的郭无量早就消失在原地,灰溜溜的躲到了更遥远的地方,他站在人群之外,看着黎明那高兴的模样咬牙切齿,低声道:“黎明!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