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一百一十四 山海异兽血脉

一百一十四 山海异兽血脉

  叶良在地上滑出数米,头顶在演武台的边缘,他哈哈朗笑着,再次握紧手中的剑站了起来。

  因为打斗的关系,叶良微微敞开的衣领里露出了一件碧绿色的内甲。

  见此,黎明顿时了然,对方之所以还能再站起来,必然与这件内甲有关,他打出去的拳气大部分被内甲卸掉,只有一小部分渗进了对方的体内,造成的拳气爆炸并不足以重伤对手。

  “啊啊,RMB玩家就是了不起啊。”黎明心下一叹,他左手背的精灵球御灵印也在开始发亮起来。

  “呼。”叶良掌心的御灵印透出一枚缠绕雷电的白亮灵珠,他握在手中,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真的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用到它,黎明你是我认可的对手。”

  “呵呵。”黎明干干的笑了几声,其实对此并不感冒。

  他被不被人认可,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黎明从来不为别人的认可而活。

  “出来吧,惊兆!”叶良深吐一口气,将手中的御灵种子丢出。

  轰!

  蓦然间,众人只听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声源处正是那颗骤碎的御灵种子,紧接着,一道雷光凭空出现,它慢慢化作一种特别的形状。

  哞!

  一声震天的牛叫声如同雷鸣般响起,那雷光形成一头巨大的牛的形状,那弯曲向下的一对牛角,在黎明看来如同恶鬼一般让人不禁皱眉。

  轰!

  雷光破碎,一只背上长出突起骨刺的棕色毛大牛傲然出现,它那对猩红的牛眼带着不可一世的威严以及俯视。

  “嗷呜”阿银看到它,腿脚不禁打颤了起来,它紧咬着牙关,目露不甘。

  黎明见此不禁伸手盖住它的头,轻轻安抚着它。

  黎明知道,这是血脉压制的效果,阿银作为本土世界的灵兽,受这天地规则影响颇大。叶良召唤出的御灵兽,不是往日所见的那般货色,是系统评级至少在紫色以上的灵兽!

  系统探查!

  精灵:刺背假夔牛(雄性)

  等级:20级

  属系:电系

  特性:威吓(出场时,必然会给低于自身血脉界限以下的灵兽造成威压恐吓的效果,攻击力减弱一个等级。)

  性格:傲慢

  分类:巨牛小精灵

  备注:刺背牛因为拥有祖上山海异兽夔牛的一点血脉之力,在机缘巧合之下被激发出来,从而一举登上牛生巅峰的“不励志”牛类灵兽。品质为紫金色(介于紫色与金色之间)品质,580种族值,血脉界限可达皇者级(即御灵皇境界)。

  拥有遗传技能雷音震震:口吐雷音,震人心神。弱点,你电系再牛逼还是比不过你大地妈妈;特防较低,试着从特殊攻击方面入手吧。

  “有点叼了吧。”黎明嘴巴微张,眼神闪烁,居然是山海异兽的后代。

  这个幻兽大陆上,是存在山海异兽的,跟前世祖国的山海经所描述的异兽,形象上基本分毫不差,但能力上可能有些许出入。

  但不可否认的是,夔牛不管在山海经里又或者是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实打实的神兽。眼前这头刺背假夔牛虽然只有神兽夔牛的一点血脉,但它就已经有这般强大了,难以想象,真正的夔牛在这世上该有多强。

  “黎明,放弃吧,惊兆是拥有神兽夔牛血脉的刺背牛,因为血脉被激发,异化成为强大的存在。所以,凭你,还有这只铁甲银狼,又或者你这只随意变化的黑狐狸,再多上一倍人都不可能赢我的。”叶良自信的说道。

  “夔牛血脉!?”围观的人们闻言皆是心神震撼,神兽是幻兽大陆上的御灵使们,最为向往的御灵兽,谁不希望能缚灵一只御灵兽,然后相伴一生,成就巅峰呢?

  然而,事实上非常残酷,神兽几乎不出世,一只被发现拥有神兽血脉的灵兽往往就能争得头破血流,家破人亡。

  众人修炼为何?为了长生大道。长生为何?为了品味更悠久的人生,享受更多的人间繁华,又或者为了攀登上那浩渺的至高之境。

  既然神兽不出世,那成就长生大道的,或许只有那些带上神兽血脉的灵兽们了。

  “这就是来自百鸣雷崖的那位学生吗?”方天启好奇的问道,看到那只刺背假夔牛的时候也是眼睛异彩连连。

  “正是。”副院长说道,他看着那白发随风飞扬的叶良,又道,“不出所料的话,他应该就是当代百鸣雷崖雷鸣教的教主之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实力,又身负山海异兽血脉之御灵兽,简直是同境界无敌啊。”

  “呵呵,原来是叶忽悠的儿子。”洛天鸣冷笑一声,眼神有些神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撇了撇嘴,道,“他的儿子送来你这儿是做什么?难道他是终于承认他老了,带不动了?”

  “叶忽悠要死啊,至少得再过一百年。”方天启看洛天鸣那有些不悦的模样,不由调侃道,“当初你第一次去他地盘上,被忽悠了一件低级神兵的事情,你还记得不?”

  “闭嘴!你这个辣鸡!”洛天鸣顿时恼羞成怒,犹如被戳中痛处的老狗,瞪着眼睛骂道。

  两个老人再一次扭打在了一起,缠斗翻滚在高台的地板之上,几个坐在旁边的大佬们又无奈的起身拉开相爱相杀的他们。

  夜如沁坐在座位上,拆封的辣条还剩一半未动,袋中的红油滴落出了一部分也不知,她脸上也不见之前那般高兴的笑容,星夜般的眸子带着隐忧。

  “小明明,能撑过去吗?”夜如沁喃喃道。

  看着威势不低的那头刺背假夔牛,黎明却是感到了一些压力,尤其是那莫名的遗传技能,让人有些不明所以。

  “是吗?”黎明眼神闪烁,他舔了舔嘴唇,笑道,“的确,你的惊兆很厉害。但是,如果这就是你自信满满的来源,那么好吧,我也该暴露一下我的底牌了。”

  “用我的底牌,击溃你盲目的自信来源。”黎明将颤抖被血脉界限压迫的阿银收御灵印中,又召唤出了一颗精灵球,将之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