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一百一十五 最后一击!流行崩山击!

一百一十五 最后一击!流行崩山击!

  “白幽,就决定是你了。”黎明嘴巴一咧,大喝道。

  嗖!

  喵呜!

  一阵白光落地,化作一只幼小的变异白灵虎,它睁着一对魔幻般的猫眼,幽幽的看着身前体积大它数倍的刺背假夔牛。

  “白灵虎?”众人茫然,这一只白灵虎被称之为底牌?

  就算是变异,也只能说是外貌特殊,能力上可说不上了吧。

  吼!

  然而下一刻,白幽用实际行动答了他们所有人的疑惑,它的一对兽瞳从幽幽的紫红黑三色,被纯正的魅惑紫色取代,一声强烈的虎啸震颤了每个人的耳膜。

  嗡嗡嗡

  众人每个人都下意识的从心底里生出恐惧感,目光锁定在了场上的那只突然炸毛的变异白灵虎身上。

  只见那只变异白灵虎随着漫长的低吼声,肉身也随着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后背拱起,四肢、头尾、身躯都开始变大,口中的尖牙越发坚硬粗长,那虎尾在空气中奋力摆动,都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一股比之前刺背假夔牛更加骇然的威压被释放了出来,它顿时压过了刺背假夔牛的威压,直逼向刺背假夔牛。

  哞!

  刺背假夔牛莫名感觉心悸,它低吼着,红色的牛眼瞪着那个黑白两色的巨虎。

  察觉到刺背假夔牛的异样,叶良微怔,旋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黎明,指着白幽道:“这不是白灵虎,即便是长着白灵虎的模样,但却绝对不是变异的白灵虎,它和惊兆一样,都是异化灵兽!”

  “恭喜你答对了。”黎明眼睛微眯,道,“所以你认输吗?”

  “谁会认输啊!”叶良怒瞪着黎明,对他身边的刺背假夔牛下令道,“惊兆,使用雷音震震!”

  “催眠术!”黎明心中已然抢先下令,让白幽发出了攻击。

  吼!

  这声虎啸仿佛如同魔音贯耳,震得现场人精神恍惚,离得近的一些人直接晃了晃脑袋就晕了过去,而稍微好一些的人则捂着脑袋,紧攥着拳头,用意志力抵抗着那刺激他们大脑的精神力量。

  叶良和刺背假夔牛离得最近,自然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叶良本身受伤,抵抗力不太强,被这催眠术技能弄得头昏脑胀,几欲摔倒在地。

  刺背假夔牛则低沉的吼着,腹部鼓动并闪耀出诡异的黄光,紧接着便从嘴里吐出震耳欲聋的雷音。

  轰!

  雷音与虎啸相撞,又相互扭打在一起,两股声音的力量纠缠在一起,让闻者无比难受。

  黎明和索罗亚也觉得不好受,白幽最多有意识的让催眠术的精神力量避开他和索罗亚,让他们觉得脑袋像被敲打了一般难受的主要还是刺背假夔牛的声波。

  流星陨拳式!

  黎明捏着自己的大腿上的皮肉,用痛楚让自己清醒了一点,然后全力挥出一拳流星陨。

  巨大的紫红色拳印飞出,直逼刺背假夔牛而去。

  叶良见到那飞来的拳印,紧咬牙关,三步两步挡在了刺背假夔牛面前,代替自己的御灵兽被其击中。

  这次他的内甲无法再保护他,因为那拳印直接贴贴切切的撞在了他的面门上,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再次如柱一般喷射出去。叶良连一声闷哼都发出不及,就眼前一黑,在空中飞出一阵,又在地上连滚了几圈,躺在了地上。

  哞!

  刺背假夔牛怒不可遏,浑身遍布雷鸣与闪电。

  奔雷术!

  刺背假夔牛招来一道粗如斗牛般的闪电径直劈落在白幽的身上,白幽顿时发出痛苦的咆哮。

  黎明瞳孔一缩,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一招半月弹射飞来道刺背假夔牛的眼前。

  他目光冷酷的面对着眼前那双猩红的兽瞳,黎明的白龙醉臂铠上附着了一层紫黑的御灵力,它们扭曲在一起像是幼儿胡乱混淆的颜料一般,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官刺激。

  轰!

  流星陨流星崩山击!

  这一拳直接击中在刺背假夔牛的脑门上,那紫黑色的御灵力如同如同注射器里的药水一股脑全部挤进对方的身体里。

  哞!

  刺背假夔牛紧咬牙关,突然爆出一声哞叫将黎明震得吐血飞出。

  嘛!

  索罗亚见黎明被震飞,迈着小短腿冲向黎明,用自己瘦弱的身子顶贴在黎明的后背上,让黎明掉下去的时候压在了自己身上。

  “索罗亚。”黎明只觉得胸口疼痛,他赶紧侧翻过来,将被压到痛苦不堪的索罗亚抱在怀里,“索罗亚,没事吧。”

  “嘛”索罗亚用舌头轻轻舔舐了黎明受伤的脸蛋一下,小声的叫着,“爸比没事就好。”

  吼

  白幽晃了下脑袋,从被雷电劈懵的状态恢复过来,大叫一声扑向刺背假夔牛,纵身一跃,跳到了对方背上。

  地狱突刺!

  紫黑色的灵力虎爪直接劈烂它的背刺,洞穿了刺背假夔牛的背部,挖出几个血洞,刺背假夔牛发出惨嚎,浑身缠绕起更加强烈的电光。

  念力!

  白幽被电到浑身发麻,虎眼变白发亮,用自己先天庞大的精神力突入对方的身体,压迫对方的膝盖,让刺背假夔牛直接跪在了地上。

  吼!

  白幽一个闪跳,跳到了黎明身边,扬起脖子,张开大嘴怪吼着,似乎在召唤些什么。

  “够了!白幽!”黎明大吼一声,唤醒了眼眸渐渐变得赤红疯狂的白幽。

  吼

  闭拢嘴巴,白幽缩着脑袋,看向黎明,却见黎明目光正放在那只牛身上。

  众人只见那刺背假夔牛本可以继续攻击的,但却突然浑身抽搐,眼神恍惚,喉咙里好像卡着什么东西一般。

  嚯

  下一刻,刺背假夔牛突然噗通一声侧倒在地上,浑身突然爆发出一阵紫黑色的气。

  这种诡异的黑气从它的每一个毛孔,七窍散出,好不慎人。

  “这是!?”方天启看到这一幕,瞳孔不禁一缩,他瞪向夜如沁,忍不住喝道,“你!你居然把这招也教给他了?”

  “师傅倾囊相授有什么不对,为何要藏拙,不渴望青出于蓝么?”夜如沁幽幽的说道。

  “你可以教他,但是并不是现在!”方天启斥声道,“这么毒辣的招式,怎么能随便教授?你应该知道使出流星崩山击以后,使用者会脱力两天,而承受者重则死亡,轻则五脏受损的!”

  “这头牛不是还活着吗?”夜如沁浑不在意的又吃起了辣条,任凭方天启在自己耳边嗡嗡,看向宣布胜利后疲惫而又欣喜的黎明,眼里充满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