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一百一十六 禁招后遗症(加更)

一百一十六 禁招后遗症(加更)

  从黑暗中醒来,眼前的景象让人觉得恍若隔世。

  黎明现在感觉很紧张!

  为什么会紧张?

  一方面因为他一睁眼,周围全是人。而他,还不能动。这和前世恐怖电影中,被送入恐怖秘密研究所的场景简直一毛一样。

  但是,他不能动不是因为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而是他提不起多少力气,身体里的御灵力空空如也。他感觉到,体内的灵源(类似于丹田或灵丹)吸收周围天地灵气转化为己用的速度十分缓慢。

  然而,不能动和被人围观并不是主要紧张的原因,最令人紧张的是他在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家那无良又无耻的徒弟控师傅露出了贤妻般的微笑。

  “我想我得睡会儿。”黎明暗暗想道,刚睁开的眼睛又缓缓闭上。

  “嘛(喵呜)!”然而,两声小兽的叫声将黎明带了现实,他立马睁开了双眼,看到了趴在他胸口上一大一小的脑袋。

  黎明看着索罗亚和小白幽,目光柔和,轻声道:“你们怎么样?伤口还痛吗?”

  “超痛的,爸比!”索罗亚瞪着水汪汪的蓝眼睛,一脸的委屈,把脑袋埋在黎明的脖子上。

  “想要爸比抱抱!”小白幽干脆缩成一团淋上了一层椰子粉的糯米丸子,挤在黎明的下巴和锁骨之上。

  黎明:“”

  两个兔崽子知道你爸比现在有多痛苦吗?别挤了,你爸比脖子快断了。

  黎明一脸哭笑不得,他本身十分怕痒,两个小家伙的软毛搁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又舒服又想笑。

  “好啦,你们两个小东西,来你们谢叔叔这。”谢书书将这两小只一手一只拿起,将它们分别交给萧小楠和小九儿抱着,他扶在黎明的床沿,关切的问道,“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还好。”黎明微笑了一下,道,“如果我能动的话就更好了。”

  要是能动的话,黎明拿出高级伤药就对自己全身发起一通猛攻,几秒恢复全部伤势和御灵力消耗。

  “这次你太拼了,居然一口气把你体内的御灵力全部用光,你的灵源都仿佛枯竭到不能再使用的地步。”站在黎明左手边的百里楚楚闻言,就对他翻了翻白眼,然后突然忍不住笑道,“你不知道,昨天安晴老师拉起你的手宣布你获胜之后,你还没笑多久就直接晕了。”

  “晕了?”黎明哑然,仔细忆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事吧?

  这时,一脸贤妻良母架势的夜如沁伸出手来,撩了撩黎明的头发,摸着他的脸,用最温柔的表情,说着最糟糕的话:“其实本来你是没晕的,你只是没力,拱她奶上了,她一时没忍住,就把你给敲晕了。”

  黎明:“”

  难怪我觉得断片!难怪我觉得我的后脑勺好痛!

  看着周围人忍俊不禁的样子,黎明无奈的笑道:“想笑出声就笑吧,没什么不能笑的。”

  “哈哈哈!”旋即,黎明的房间内就响起了一片欢乐的笑声。

  之后,黎明和谢书书他们聊天了解到,自己昏过去一夜,现在是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谢书书他们也是刚放学就过来看他的。

  不过令黎明有些没想到的是,夜如沁居然一夜未睡,照料着他和他的兽崽子们。

  等谢书书他们走后,索罗亚和小白幽两个小家伙躺在沙发上,在那用各种抱枕临时搭建的小窝里舒服的睡着了。

  “谢谢,师傅。”黎明由衷的说道,看着夜如沁的眼睛说道。

  “嘻嘻,不客气。”夜如沁笑了几声,随后摸着黎明的头发,说道,“你现在动不了了,让为师来帮你洗澡澡吧。”

  闻言,黎明眨了眨眼睛,淡定的说道:“哦好,你来吧。”

  听到黎明说的话后,夜如沁笑容一僵,眼神微微有些慌乱,干笑道:“咳,为师仔细想了想,这个一天不洗也没关系。”

  “一天不洗?那我昨天是”

  “啊啊!”女司机捂着脸落荒而逃,从窗户上跳出,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黎明撇撇嘴,看来自己这身衣服是她换的了。

  黎明没兴趣脑补昨天自己究竟是怎么被洗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有轻微扭伤,额头上还擦破了皮,肿了一个包,夜如沁那女人肯定是把自己当衣服架在搓衣板上洗了。

  “嘶哈。”黎明艰难将唯一能动弹的左手从被子里缓缓抽了出来,手指还在不停的颤抖,一整只手臂酸麻无比。

  紧接着,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一瓶高级伤药,那高级伤药喷雾出现的一刹那,黎明感觉自己左手提的是大山,而不是一瓶喷雾!

  噗呲噗呲

  朝自己的脸和脖子连喷几下,顿时,全身肌肉瘫痪般的感觉得到了缓解和治愈,身体也恢复了几分力气,再对自己身体其它部位一通狂喷

  一分钟后,黎明容光焕发,感觉自己都特么升华了!

  “爽!这就很舒服了!”黎明感受着自己体内充盈的力量,小声说道。

  他爬下床,来到熟睡的两个小家伙身边,也小心翼翼的给它们喷了喷高级伤药,尽量不打扰到它们的睡眠。

  两小只还年幼,黎明不怎么舍得它们承受太久的痛苦,它们要是哪儿受伤了,黎明几乎不会拖延,一个小时之内必定给它们用高级伤药治愈好。

  昨天的战斗,两小家伙都受了伤,白幽似乎昨天比赛完后被劈成麻痹状态,僵了一两个时辰才恢复过来,索罗亚是受伤最重的,多处骨折扭伤

  但,令黎明没想到的是,听妖精师傅说,这两孩子没有哭过,也没叫过,非常乖巧地被医护室的小姐姐们治疗好后,包扎好伤口今早才送来,然后就一直趴在他胸口上。

  “难怪感觉胸闷。”黎明嘴角一抽,摸着自己的胸口,他今天其实是被闷醒的。

  黎明伸手轻抚了一下索罗亚和白幽的小脑袋,轻声道:“是我太小看你们了啊,好好睡吧,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

  夜晚风大,黎明将窗户轻轻关上,给两小家伙盖上毛毯,他自己才再到床上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