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一百一十九 万能药(加更)

一百一十九 万能药(加更)

  黎明点点头,随后微笑道:“冉大哥还记得我当初跟你说过的吗?如果日后有需要帮助,我定会相助。”

  闻言,冉天光摆摆手,道:“总不可能让你去送死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无奈,他其实也知道自己重金悬赏的那个任务坑爹,所以,冉天光此事内心是有些绝望的。

  大力河马是他最心仪的御灵兽,虽然算不得什么高强的灵兽,但它对自己意义重大,是自己辛苦培养了十几年,亲如父子又亲如兄弟一般的存在。

  若大力河马死了,冉天光心想,他可能一蹶不振,从此不再做御灵使,不再做游侠。

  听冉天光那无奈的话,黎明微微一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能救大力河马呢?”

  闻声,冉天光耳朵一动,眼神动容,他惊喜的道:“难不成,你有天炎草?”

  “我没有。”黎明摇摇头。

  “那你有聚火丹丹药?”

  “也没有。”

  “那你怎么救?”冉天光心里有些气笑,叹了一声。

  说的也是,一株天炎草稀少珍贵无比,燕阳城的拍卖商行又或者药行,就没听说有卖的,上门询问都一无所获。冉天光心里其实已经在放弃了,他半月以来其实都在借酒度日,他能感受到御灵印中的大力河马在一天天虚弱。

  黎明神秘的笑了一下,道:“我真的有办法救你的大力河马。”

  “你真有办法?”冉天光有些狐疑,心里有一点激动,却更多是忧虑,他其实经不起空欢喜一场了。

  说着,黎明就起身,对冉天光说道:“冉大哥,你有房间吗?我们去你的房间吧。”

  冉天光闻言一怔,愣愣的看着黎明,“去我房间干啥?”

  黎明笑眯眯的看着他,这笑容让冉天光不寒而栗

  来到冉天光房间里,黎明便见冉天光一脸唯唯诺诺的样子,待在门口犹豫万分的模样。

  “你站在门口干啥?”

  “没”冉天光讪讪走了进来。

  “把大力河马放出来吧,我们现在开始给它疗伤。”黎明道,也不想多做废话。

  冉天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咬牙,决定相信黎明一,然后将显现出御灵印,将大力河马召唤了出来。

  大力河马一出来,满屋子就弥漫着烤肉一般的焦味。

  黎明看着眼前的大力河马,几乎都认不出来这是当初那个,一大口就能把一只疾风狼给咔吧咬断腰的大家伙了,它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巨大的烧焦肉块。

  “伤得真重啊。”黎明轻叹一声,随后凭空拿出一罐喷雾出来。

  “这是什么?”冉天光见黎明拿出一罐奇怪的瓶子,瓶子里还装满了怪异颜色的药水,不由疑问道。

  黎明神秘的笑了下,道:“这是我偶然获得的神药,它的药效十分神奇,刚好能治疗陷入炎毒状态的生命。”

  手中的这瓶喷雾,是黎明从未用到过的系统道具万能药。

  万能药:解除所有异常状态麻痹、睡眠、冰冻、灼伤、中毒。

  所谓炎毒,就是灼伤,黎明心想这万能药应该能发挥作用。

  “这这么神奇?”冉天光眼睛一瞪,有些难以置信,他活了这么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听有治疗炎毒的药液。

  药液不如丹药,这是这个世界的人们公认的。正所谓,浓缩是精华嘛。

  黎明不多言,看着虚弱的陷入沉睡的大力河马,找准一个被灼伤的部位就开始缓缓喷出药水雾。

  吼

  万能药喷雾刚接触到对方受伤的部位,晕厥的大力河马就开始发出低吼,但没有醒过来,只是眉头挑了挑,表情有点儿惬意。

  “嗯!?”冉天光见此觉得惊奇,看着刚才喷雾喷过的地方,只见那咕嘟咕嘟冒出血泡和流脓的地方竟然消失了,而那红热伤口也在慢慢颜色变淡。

  “有效!”冉天光兴奋的叫道,他看着黎明手中的那瓶万能药,又看了眼黎明,眼里充满了狂热和感激。

  黎明嘴角翘了一下,开始慢慢的为对方被灼伤的全身部位来一次扫荡。

  吼吼吼

  沉睡的大力河马哼哼唧唧的发出奇怪的吼声,那脸上带着迷之潮红,嘴里流出口水,微微睁开的眼皮露出一双迷离的双眼,表情十分舒适,好似升仙一般愉悦。

  冉天光见此一幕有些懵逼,他渐渐有些不明白黎明手中拿的瓶用来喷的药液,到底是伤药呢还是那啥子药呢?

  大力河马体积实在太大了,被灼烧的部位又几乎遍布全身,黎明一罐万能药喷雾几乎快要见底,大概只剩四分之一了。

  不过嘛,万能药是解除异常状态的药物,而并非疗伤药物,所以解除灼伤状态以后的大力河马,变成了一只大部分部位无皮只有肉和血管的大怪物。

  “烤焦的肉块变成生肉块了。”黎明心里暗暗想道,当头再看冉天光,只见对方那脸都快贴在自己脸上来了,吓得黎明菊花一紧,连连后撤几步。

  “阿明”冉天光看了眼炎毒已经去除,剩下只要等待愈合伤口的大力河马,他不禁深吸一口气,眼神火热的看向黎明,随后一把扑了过去。

  黎明施展天涯浪直接闪躲开来,伸手制止道:“冉大哥,别激动!你不如看看大力河马?”

  “额,你说的对。”冉天光扑了个空,讪笑着挠挠头,有些尴尬。他过头来,一手抚摸在大力河马的脑袋上,那眼神就像在看自己媳妇一样深情,道,“大力啊,你可把哥哥给担心坏了你知道吗?

  你特么死了,老子咋办啊?当初把你从泥潭子里捞出来,你就舔着脸不走了。以后也可不能说走就走啊,你哥我心疼呐。”

  说着说着,冉天光眼红红的,抱着对方的大脑袋就开始哭了起来。

  等冉天光哭完以后,他一边抽泣,一边抹去眼泪,转头干笑着对黎明说道:“抱歉啊,阿明,让你看哥哥笑话了诶,人呢。”

  见对方哭得太投入,黎明不多打扰,已经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