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一百四十二 再返邪灵峰

一百四十二 再返邪灵峰

  自己被杀生坛悬赏,黎明找上了夜如沁,跟她说了此事。

  作为一个徒弟控,夜如沁听后顿时不淡定了,拍桌而起,就仿佛要杀入杀生坛一般。

  黎明赶忙拉住了自家师傅,他一脸无奈的问她,你知道杀生坛位置在哪吗?

  后者俏脸上的怒容一僵,一脸气呼呼的模样,被黎明推到了沙发上,让她坐好,并不断宽慰她。

  之后,夜如沁想了想,从胸口里掏出一枚戒指,把戒指套在了黎明左手无名指上。

  这行云流水,猝不及防的动作让黎明始料未及,当他想把戒指拆下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戒指特么卡的死死的,完全摘不下来了。

  黎明一脸无奈的看着夜如沁,道:“你戴哪根手指不好,怎么偏偏套这只手的这根手指上。”

  “没别的意思。”夜如沁一脸认真的摇摇头,然后在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也戴上了同款戒指,同样也摘不下来了。

  黎明:“”

  怎么感觉自己被坑了。

  不过,黎明觉得夜如沁应该没有那种意思,这种戴戒指的礼仪是前世地球人结婚的一项仪式,这个异世界并不是这样的。

  “这戒指有什么用?”黎明沉默了一下,问道。

  夜如沁嘿嘿笑了一下,摆摆手道:“这是魂戒,是一对的,只要两人戴上它们就自动被其认主,戴上魂戒的人可以凭借这个戒指感知到另一个人的位置所在,尤其是当一人遇上危险的时候,这戒指还会发出红光警醒另一人。”

  “怎么摘下来?”黎明感觉手上带了一枚戒指,有些不自在,不死心的又再试着拔了拔。

  闻言,夜如沁看着黎明,轻声道:“可以的话,我希望它们不会有被摘下来的那一天。魂戒,至死方落。”

  听到这句话,黎明的动作一滞,两手放下。

  黎明对炼灵使有些感兴趣,但生在御灵使家族,没有机会接触这些,他翻看了从萧焱那里得到的炼灵秘术。

  遗憾得知,修炼了御灵法诀的御灵使没法修炼炼灵秘术,因为两者的的修炼方式背道而驰。

  若贪心双修,则会导致体内御灵力消耗迅速,反而让自身战力大降。

  不过有一点儿却是值得高兴,那就是炼灵技可以修炼。

  其实无论炼灵技还是御灵技都被统称为灵技,凡是拥有御灵力者,不管什么职业都可以修炼。

  不过,萧焱的几门炼灵技中,有三本都是尺法,都是需要配合大尺催动。

  剩下两本,一本拳脚,一本身法,黎明翻看了一下,都觉得太弱,还不如崩拳、流星陨用得顺手,身法更是不如天涯浪那般优秀,仅仅是黄级上品的程度。

  想了想,黎明决定可以练这三门尺法御灵技。

  拳脚虽然用得顺手,但黎明觉得练一门兵器类的御灵技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拳脚虽好,终有含恨手短的时候。

  改天去拜托妖精师傅,让她寻学院里的炼器老师将黒玄尺改改造型,这样也方便掩人耳目。

  想罢,黎明翻开第一门尺法飞流三千尺。

  黎明的武道天赋很高,这一点他身边的人都很清楚,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他就是感觉自己只要多练练,这些灵技就自然而然的懂了,懂了就能很快入门。

  所以,玄级中品的灵技飞流三千尺,黎明没花几天就入门成功,能初步发挥出它的威力。

  这门尺法夜如沁也看过,评价道,估计黎明在御灵宗以前,都能一直使用不用换,不用担心它的威力问题。

  尺,这种武器,本来就厚重霸气,一挥一拍都是势大力沉,若配合尺法灵技,那发挥出的力量就更加不一般了,估计也就那些个别大型兵器能与之一较力量的高下。

  很快的,黎明从邪灵峰到学院已经满了一周时间,他可以如约而至,去邪灵峰找敖音。

  黎明从学院来没几天就遭到杀生坛杀手的袭击,说实在的,夜如沁并不想放黎明走,怕他遇到危险,但黎明却去意已决,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她作为南极学院的教导主任,不可能长时间离开岗位,所以,夜如沁也不可能陪着黎明去。

  当然,按夜如沁的性子,其实她本会无视规矩,无视自己的职业操守,直接一走了之,干脆跟着去了。但奈何学院一方派副院长大人亲自护送,夜如沁又打不过这慈眉善目的副院长大人,只得无奈作罢,气呼呼的留在了学院里,被安晴严加看管。

  由于只有两个人上路,所以副院长大人干脆和黎明共骑她的天水碧鸾,速度更快,仅仅半天不到就到达邪灵峰山脚。

  副院长护送黎明到邪灵峰的一路上,路途平静没有遇到特别的事情。副院长口中一直叮嘱着黎明,一定要善待敖音,如果它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它,然后说一定要打好关系。

  黎明两世为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副院长叮嘱背后的意义呢。

  邪灵峰现在作为南极学院的专属试炼地,是南极学院的一大修炼资源,此前学院之人一直寻找不到邪灵峰绝天阴龙阵的阵眼在哪,因为被不想打扰的敖音给隐藏起来了。

  只要找到阵眼才有可能彻底掌控这个大阵,不至于以后还要在大阵之外再布上一层禁制,这样就能省下一大笔人力物力,绝对受益学院。

  奈何现在的学院上方从安晴口中得知,阵眼乃是巅峰帝皇级灵兽,整个大阵的能量运转均由其供应。知晓敖音的身份和所处地位后,学院的人自然得把敖音给供着,好生伺候。

  所以,学院的人能放黎明一个人去见敖音,其一是因为敖音是黎明的干娘,关系好,其二是他们想借此,让黎明讨好敖音。

  说白了,就是让黎明倒贴式外交。

  黎明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内心自然是抵触这些的,敖音对他来说就是朋友,而且敖音对他的心思其实非常单纯,既然她待他如此,黎明自然也会以单纯的心思待她。

  虽然名义上是“干娘干儿子”的关系,但他并不想在其中掺杂任何利益因素。

  所以,黎明只是表面上答应,其实压根没打算这么干过。

  告别了副院长,黎明拿着通过禁制的令牌,走进了邪灵峰之中,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路,再一次来到石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