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御灵新世界 > 二百四十 夜如沁:实不相瞒,我今年十八岁!(加更)

二百四十 夜如沁:实不相瞒,我今年十八岁!(加更)

  狮鹫被咬断腿,从空中坠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想要再爬起来却只能是不甘的叹息,默默的看着已经战斗到最后关头的雨皇和独臂壮汉。

  “剑雨纷飞!”雨皇手中银剑一挥,如同泼洒下一大片水滴一般,一道道剑光细如银针,又如若细雨,混合在这大雨环境中更添一分神鬼莫测,令人难能分辨这究竟是雨还是落下的斩击。

  显然,独臂壮汉也分辨不出来,一头撞向了那扑面而来的雨水或剑雨。

  冷冰冰的雨滴在身上胡乱的拍,倏然夹在的如细雨一般的斩击划过脸颊,滚烫的鲜血流出。

  呼哧呼哧

  数道剑雨直接开始洞穿他的身体,不一会儿便千疮百孔,甚至眼睛也被戳瞎一只,但他仍旧不停的往前飞,颤颤巍巍的举起手中的斧头劈落下来。

  但这种速度又算得上什么呢?

  雨皇一剑闪过起喉咙,瞬间就是一个人头落地。

  那千疮百孔的无头尸体举起的板斧晃荡了一下,最终无力的垂落下来。

  看到那把板斧,雨皇将之夺过手中,这是一把低级神兵,和他手中的宝剑相当,这样的战利品自然得收着,这是一个可敬的对手的武器,值得作为留念。

  只是刚入手,雨皇就突然觉得一丝不对劲,他赶忙想将手中的板斧扔出去,却为时已晚,那板斧身上的灵纹闪耀出火红的光芒,在其脱手的那一刻,猛然炸开。

  嘭!

  雨皇如同一个被弹飞的导弹,坠落在祭坛之上,整个人陷进大坑之中,被炸毁一个手掌,肋骨也断了几根,嘴便淌着鲜血躺在了地上。

  嗡

  在这场惨烈的战斗结束后没过多久,幻阵边界的那层透明薄膜连续颤动了许多下,驾着飞龙车的李仲带着他的三个儿女已带着三千禁军赶到现场。

  李仲紧皱着眉头看着满地狼藉的画面,面色铁青,他李家世世代代镇守的皇陵此刻竟然变成了这副鬼模样,他还有何颜面去面对历代祖宗!?

  跳下飞龙座驾,李仲来到了祭坛之上,一步一步走到了陷进大坑中的雨皇旁边,看着身受重伤,还强撑着睁开双眼的雨皇,他冷静的问道:“雨王叔,你怎么样?”

  雨皇曾被封为异姓王爷,李仲也见过雨皇,称其一声王叔不为过。

  “陛下”雨皇老爷子看着李仲,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痛苦和坚定,他用仅存的那只手抓住了李仲的手腕,道,“陛下,臣没事,但臣求您”

  “太医!温太医,快来给雨皇治疗伤势!”李仲不待雨皇说完,便不着痕迹的挣脱了雨皇的手,并起身叫道。

  见此,雨皇面红耳赤,他知道李仲是故意不听的。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李仲是动了真怒,雨皇知道若是就这么放任不管,李仲定然会杀掉绮烟罗的。

  李仲召集一半禁军们过来,一同来到陵墓入口,剩下的一半禁军,三兄妹和为雨皇治疗的太医,还有几位皇族守护者则留在了外边。

  在走之前,李仲头也不的对已经说不上话的雨皇,说了一句:“朕不会杀她。”说完,便一步步走下阶梯。

  雨皇闻言,好似松了口气,平静的躺在了地上,他先是瞄了眼李影,然后又看着天上已经停止下雨但却依旧乌云密布的天空,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李立、李茹和李影三兄妹都对李仲刚才的那番话,有些不解。

  不杀谁?

  入侵皇陵的人吗?

  可这不已经是死罪了吗?为何不杀?

  一时间,三兄妹陷入了思考之中。

  “怪兽?”黎明眉毛一挑,这一段文字到这里就断开了。

  他再去旁边寻找,果然又看见了不完整的文字记录。

  “怪兽牛灾难,风水邪恶?”黎明看得云里雾里的,这些文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还是遭到了什么东西的毁坏,原本刻着文字的地方掉落了下来,变成了石屑。

  这些石屑自然不可能再拼凑去了,黎明摇摇头,继续往下看。

  下面的文字显然就流畅了许多,写着的是,爱装逼的朱皇太祖如何神威赫赫,将这不慎被其解封的怪兽又给镇压在了灵晶地矿脉之中,并在这灵晶地矿脉之上建立了皇陵,以皇陵为大阵镇压在这里。

  其中,这镇压大阵中发挥了最关键作用的,便是被黎明一同带下来的,手中的这把朱雀剑。

  最后的最后,黎明看到了这最后一段文字。

  “镇压的大阵迟早会打破的,但朕年轻之时,认识一名术法高超的占星师,预言神准。其预言,几百年以后,会有一位不满二十年华,手持朕的朱雀剑的小姑娘来到这里,会解决掉怪兽的难题。如何,看到这里,小姑娘,你惊不惊奇!?哦,对了,小心你的身边,有恶人!”

  黎明:“”

  夜如沁,敖音:“”

  夜如沁和敖音唰的看向了黎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黎明的裤裆,眼神何其古怪。

  黎明原来你是原来如此,难怪这么能忍。

  手持朱雀剑,不满二十年华嗯,都命中了。

  真的是预言神准!

  “喂喂喂!看什么看什么!?”黎明脸色好黑,直接把手中插着一块石头的朱雀剑丢了出去,没好气的道,“我可是纯爷们,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嗯!?你也知道?”夜如沁和敖音闻言,皆是同时声音一提。

  你这话就不对了吧,透露出的信息有点多了吧!

  夜如沁和敖音同时看向了彼此,眯着眼。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傅(干娘)

  “我打一百个赌,这个占星师肯定是算错了,哪有什么小姑娘,真是。”黎明撇撇嘴,他对上面描述自己是个小姑娘当然是抗议的,但最让他强烈抗议的是最后面一句,他道,“师傅和龙娘,不可能是恶人。”

  闻言,夜如沁和敖音都怔了一下。

  黎明感受着两对望向他的动容的目光,沉默了一下,被盯的有些尴尬,他从两人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期待,似乎希望他把话说下去。

  他干咳一声,道:“总而言之,预言有一个地方错了,那就是错了。”

  夜如沁和敖音撇撇嘴,居然没有表态,实在是怂。

  有些许失落夜如沁的星眸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嘿嘿笑了下,将地上的朱雀剑捡起来,她挺着小翘鼻,一脸骄傲严肃的模样,道:“实不相瞒,其实我夜如沁今年才十八岁,我身边确实有恶人,有一个总是用视线侵略我身体的徒弟,这预言简直是完美。”

  黎明:“”

  你敢在不要脸点吗?还有,侵略你身体什么的,我没看!我没有!别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