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恋花 > 玄幻魔法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婶娘

第一百六十九章 婶娘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换源:
  纪/委的那人出去的初始目的,真是准备喊人来将窗户给封死。

  将安天伟带到锦江饭店来,只是例行问话,事情并没有定性。真要出了什么事,所有参与到这件事里的人,都没有办法交待。

  如果安天伟只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有市局和纪/委这两个大部门顶着,就是出了事,最后也会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可安天伟偏偏不是,而且这家伙对自己的定位非常准确,知道调查组不能将他怎么样,那感觉有点将将锦江饭店之行当成了休假疗养了。

  将安天伟带走对调查组而言,是一步臭棋,但却是不得不走的一步臭棋。因为有人需要安天伟消失几天。

  顾正波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角色并不怎么好当,正是这样,他才干劲十足。一点难度没有的角色,并不能看出领导对你的信任。

  领导用人会有一个观察期和考核期,这个观察和考核期或许是显性的,也可能是隐性的,这就要根据领导的性格决定了。

  安天伟的这件事无疑对于市局或者纪/委而言,都是个烫手山芋。虽然顾正波不知道具体是谁需要安天伟消失几天,但那人绝对不简单。

  想想敢动和能动到李家护着的人,能有几个是简单的?

  他要确保的只是安天伟消失,以及在安天伟消失的这几天里,保证安天伟的安全。

  调查组召人谈话,这是天经地义之事。只要到时将安天伟完好无损的送回去,相信就算是李云天也不好说什么。

  可安天伟掐住了要点:跳窗户。

  顾正波知道安天伟的身手很不错,真不敢说如果安天伟想要硬闯着跳窗户,他们这几个人恐怕真的挡不住。

  而控制安天伟的这个房间在锦江饭店的十二楼,如果从这个窗户跳出去,哪儿还有命在?

  这是绝对要避免的。

  顾正波也不怕安天伟笑了,不管还能控制安天伟多少时间,一定得先解决跳窗户这件事。

  纪/委去外面的那人,找到了锦江饭店的经理,将他们的意思向这位经理说了说。既然纪/委的人能将安天伟带到这里,锦江饭店与纪/委的关系自不用说,那位经理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要封死一间客房的窗户,怎么说都有些不合适。经理提出来可以给调查组换房。只要换到低层的房间里,就算是安天伟想要跳窗户,也没有什么危险。

  “可如果那小子跳窗逃跑怎么办?”纪/委那人有些犹豫。

  “不会的。如果他想要跳窗逃跑,不正中下怀?”经理提醒了一下。

  纪/委那人一拍脑袋,怎么把这种可能性给忘记了?

  安天伟说要跳窗户,就想着要确保安天伟的安全,根本就没有朝着安天伟会逃跑这个方向上想。

  当然安天伟自然不会逃跑,但是,你不逃跑不代表不可以创造出机会让你逃跑。

  “行,就这么办!调到一楼。”纪/委那位同志当机立断。

  纪/委的那人回到了房间里之后,和顾正波以及一位同事碰了一下头,将自己的想法说了说。

  “我看成。这是个办法!”顾正波也有点兴奋了起来。

  现在虽然说控制着安天伟,但对外只是个谈话的性质,并不能拿安天伟怎么样。但如果促成了安天伟逃跑,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拿人,至少可以让安天伟消失的时间更长一些。

  “这件事,我们要不要向领导汇报一下?”纪/委的人有点迟疑。

  怎么说这事有点风险,最好跟领导汇报一下,先看看领导的态度,到时候万一有什么后遗症,领导也会找机会给他们消解消解掉。

  “那能什么事都麻烦领导?我们只要做的干净利落一些就可以了。领导怎么可能对这个事表态呢?你们俩在这方面还要多学习学习。”顾正波道。

  顾正波是经侦大队大队长的身份,现在又兼着调查组的组长,有底气说这个话。

  纪/委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点了点头。

  他们也不是第一天混机关,想要得到领导的赏识,有时候一些风险还是必须要冒的。领导可不会喜欢那种什么事都缩头的人。

  “那好吧,顾组长,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不过,怎么促成安天伟的逃跑,我们要多花点心思。不能让他瞧出破绽来。”

  这确实是个难题。

  安天伟是干警 察出身,本身的侦察和反侦察能力就特别强,而且从一些渠道,调查组的人也知道了一些安天伟的底,这可是一个在部队时就很牛的特种兵。

  想要这样的人,于不知不觉之中上当,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顾正波和两位纪/委的人商量了有小半天,最后初步拟定出一个计划。然后,便将房间换到了一楼。

  安天伟很安然的跟着这三个人走,看到是走到了一楼的房间,安天伟又笑了起来。

  通过这件事,他就更加确定这个所谓的调查组主要针对的目标就是他,但同时调查组手里并没有什么干货,还得要保证他在被控制这段时间里的安全。

  既然如此,那么这次的性质就可以料定是属于谈话性质,调查组的顾正波并不能真正将他怎么样。

  到了一楼之后,安天伟依旧是一幅将谈话当成是是度假的样子。看到安天伟这种样子,顾正波又恨的牙痒痒。

  一楼的这个房间不是标间,而是一个套间。用这样的房间当成是谈话的办公场所,可以用奢华来形容。

  不过安天伟没有被约谈过的经历,并没有对此生出什么疑心。只是暗叹了一下大京都机关的经费充足。

  顾正波将纪/委的一个人留在大厅里接着盘问安天伟,而他和另外一位纪/委的人,则躲在套间里伺机而动。

  纪/委那人问的话千篇一律,已经没有任何营养。安天伟的回答则更加没有营养,几乎是在十二楼时的翻版。

  态度上,安天伟则更加显的随便,在被问的过程之中,还不时的东看西看,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态度端正点!”

  “好的,好的。我端正态度。”抱着胸将身体仰靠在椅背上的安天伟坐直了身子。

  “安天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你被我们约谈的这一段时间里,外面发生了很多的事。可能有些事,是你所不愿意看到的!”

  read3();bdshare();